范仲淹作品之“记”:严先生祠堂记、南京书院题名记、天竺山日观大师塔记 ...

2016-6-21 09:37| 发布者: 范氏宗亲网| 查看: 697| 评论: 0|原作者: 范仲淹

摘要: 桐庐严先生祠堂记范仲淹先生,汉光武之故人也。相尚以道。及帝握赤符,乘六龙,得圣人之时,臣妾亿兆,天下孰加焉?惟先生以节高之。既而动星象,归江湖,得圣人之清。泥涂轩冕,天下孰加焉?惟光武以礼下之。在《蠱 ...
桐庐严先生祠堂记

先生,汉光武之故人也。相尚以道。及帝握赤符,乘六龙,得圣人之时,臣妾亿兆,天下孰加焉?惟先生以节高之。既而动星象,归江湖,得圣人之清。泥涂轩冕,天下孰加焉?惟光武以礼下之。
在《蠱》之上九,众方有为,而独不事王侯,高尚其事,先生以之。在《屯》之初九,阳德方亨,而能以贵下贱,大得民也,光武以之。盖先生之心出乎日月之上;光武之量包乎天地之外。微先生不能成光武之大,微光武岂能遂先生之高哉?而使贪夫廉,懦夫立,是大有功于名教也。
仲淹来守是邦,始构堂而奠焉,乃复为其后者四家,以奉祠事。又从而歌曰∶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南京书院题名记
范仲淹

皇宋闢天下,建太平,功揭日月,泽注河汉,金革尘积,絃诵风布。乃有睢阳先生赠礼部侍郎戚公同文,以奋于丘园,教育为乐。门弟子由文行而进者,自故兵部侍郎许公骧而下,凡若干人。先生之嗣,故都官郎中维,枢密直学士纶,并纯文浩学,世济其美,清德素行,贵而能贫。
祥符中,乡人曹氏,请以金三百万,建学于先生之庐。学士之子,殿中丞舜宾时在私庭,俾干其裕;故太原奉常博士凟时举贤良,始掌其教;故清河职方员外郎吉甫时以管记,以领其纲。学士书一而上,真宗皇帝为之嘉叹,面可其奏。今端明殿学士盛公侍郎度文其记,前参予政事陈公侍郎堯佐題其榜。
由是风乎四方,士也如狂,望兮梁园,归舆鲁堂,章甫如星,缝掖如云。讲议乎经,咏思乎文。经以明道,若太阳之御六合焉;文以通理,若四时之妙万物焉。诚以日至,羲以日精。聚学为海,则九河我吞,百谷我尊。淬词为锋,则浮云我決,良玉我切。然则,文学之器,天成不一。或醇醇而古,或郁郁于时,或峻于层云,或深于重渊。至於通《易》之神明,得《诗》之风化,洞《春秋》褒貶之法,达礼乐制作之情,善言二帝三王之书,博涉九流百家之说者,蓋玄有人焉。若夫,廊朝其器,有忧天下之心。进可为卿大夫者,天下其学,能乐古人之道;退可为乡先生者,亦不无矣。
观夫,二十年间相继登科,而魁甲英雄,仪羽台阁,盖翩翩焉,未见其止。宜观名列,以劝方来。登斯缀者,不负国家之乐育,不孤师门之礼教,不忘朋簪之善导。孜孜仁义,惟日不足。庶几乎刊金石而无愧也,抑又使天下庠序规此而兴,济济群髦,咸厎于道,则皇家三五之风步武可到,戚门之光亦无穷已。他日门人中绝德至行,高尚不仕,如睢阳先生者,当又附此焉。


天竺山日观大师塔记
范仲淹

师,钱塘人也,姓仲氏,名善升。十岁出家,十五通诵《法华经》,十七落发受具戒。客京师三十年,与儒者游,好为唐律诗,且有佛学。天禧中,诏下僧录简长等注释御制《法音集》,  师预选中。书毕,诏赐师名。遂还故里,公卿有诗送行。师深於琴,佘尝听之,爱其神端气平,安坐如石,指不织失,微不少差,迟速重轻,一一而当。故其音清而弗哀,和而弗淫,自不知其所以然,精之至也。予尝闻故谕德崔公之琴,雅远清静,当代无比,如师则近之矣。康定中,入天竺山,居日观庵,曰:“吾其止乎!”不下山者十余年,诵《莲经》一万过。皇祐元年,余至钱塘,就山中见之。康缰精明,话言如旧。一日,遣侍者持书谢余曰:“吾愿足矣,将去人世,必藏於浮图之下,愿公记焉。”又一日,待者来告曰:“师化矣。”其门人中靄葬师于塔,复以师之言求为之铭。铭曰:山月亭亭兮师之心,山泉冷冷兮师之琴。真性存兮,孰为古今。聊志之兮,天竺之岑。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范氏宗亲网(范家人) ( 黑ICP备16002281号 )
邮箱:service_fan#126.com QQ群:① 42116087 ② 2451985 ③ 8913601 | 始创于西元2008年12月8日

GMT+8, 2019-6-27 14:20 , Processed in 0.082853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