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文会堂

2016-6-29 09:25| 发布者: 范磊| 查看: 632| 评论: 0|来自: 内详

摘要: 泰州东城河畔,新开辟了一座“文会堂”的景观。内有范仲淹(998-1053)和滕宗谅(991-1047)二人的塑像。按照当时的史实,还应该增加胡瑗(993-1059)、周孟阳(1000-1068)、富弼(1004-1083)三人。他们在北宋·天 ...
泰州东城河畔,新开辟了一座“文会堂”的景观。内有范仲淹(998-1053)和滕宗谅(991-1047)二人的塑像。按照当时的史实,还应该增加胡瑗(993-1059)、周孟阳(1000-1068)、富弼(1004-1083)三人。他们在北宋·天圣中(1023-1031)适逢其会地都聚集在泰州。范任西溪盐监、滕任泰州通判、胡、周是泰州人,其时尚未做官,富弼是洛阳人,时年二十,侍父富言(任泰州税监)来泰在景德禅院读书。这五人常在一起切磋学问、吟诗雅集。因此,滕宗谅特地在州署内建了一堂,取以父会友之义,名曰“文会堂”。范仲淹为作《书海陵滕从事文会堂》五言诗二十二句(见《泰州志·艺文》,为泰州文苑留下一段佳话。诗中有“君子不独乐”之句,这与二十三年后,滕知岳州重修岳楼,请范作《岳阳楼记》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同一机杼。范滕二人在泰期间,修筑捍海堤堰,制止里下河水灾,民享其利。这也证明了范、滕的先忧后乐和不独乐的思想、付诸实践。)北宋滕子京始建,“以文会友”的沙龙,亦是传播儒学的讲堂,今走进文会堂,似乎亲临“五贤唱和”的现场:写景、抒怀、言志,其思也广,其忧也深。范仲淹“君子不独乐,我朋自远方”的唱和声在耳边萦绕。

泰州文会堂  来源:泰优圈 http://www.tuq.cn/news/bencandy-htm-fid-65-id-3924.html


州城何处文会堂
储质卿
来源:泰州记忆 http://rwtz.t56.net/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8&id=4050

    北宋名臣范仲淹早年任职泰州期间,曾写有《书海陵滕从事文会堂》诗:“东南沧海郡,幕府清风堂。诗书对周孔,琴瑟亲羲黄。君子不独乐,我朋来远方。言兰一相接,岂特十步香。德星一相聚,直有千载光。道味清可挹,文思高若翔。笙磬得同声,精色皆激扬。栽培尽桃李,栖止皆鸾皇。琢玉作镇圭,铸金为干将。猗哉滕子京,此意久而芳。”
    滕子京,名宗谅,即后来于庆历四年(1044)谪守岳州(古称巴陵郡,今湖南省岳阳市)者。范仲淹曾应邀于庆历六年(1046)为其写过一篇名文《岳阳楼记》。滕、范二人是大中祥符八年(1015)同科进士,步入仕途未久,二人又同在泰州为官,其亲切可想而知。《崇祯泰州志》卷四载:“滕宗谅,字子京,天圣中郡从事,建文会堂,招延士友。时范希文(仲淹字)监西溪,与子京往来谈论。而富彦国(富弼字)、胡翼之(胡瑗字,泰州人)、周春卿(孟阳字,泰州人)皆以文行相高,为子京所厚而招延之。”
    有关文会堂的记述,最早见于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及祝穆《方舆胜览》二书,然而都很简单。《舆地纪胜》卷四十《淮南东路·泰州》只是说:“文会堂,范文正公有诗。”又云:“滕宗谅,天圣中为郡判官,有文会堂,范文正公有诗。”《方舆胜览》卷四十五《淮东路·泰州》云:“文会堂,范希文《书海陵滕从事文会堂》诗云:‘东南沧海郡,幕府清风堂,诗书对周孔,琴瑟视義黄。君子不独乐,我朋来远方……’”二书俱未说明文会堂位于何处,亦未明言文会堂系滕子京所建。
    那么,文会堂建于何时、何处?是否为滕子京所建?
    《方舆胜览》在介绍泰州名胜时,于“清风堂”条下注:“自五代时曡石为山,高三丈五尺,东西十丈有五尺,翼以两径,为登陟之阶。咸平中,曾密公(指曾致尧)以户部员外郎知州事,有郡圃山亭六咏。《清风堂》诗云:‘更无尘土当轩起,只有松萝绕槛生……’”《舆地纪胜》在介绍泰州名胜清风阁时则谓:“自五代时曡为山,高三丈五尺,翼以两径,中为滑石峻台,上有阁名曰清风阁。”同书又谓:“山亭,即清风阁,五代时曡石为亭,故曰山亭。”可见清风堂即清风阁,亦称山亭,这在上述南宋人所著两种地理文献中已得到充分证明。
    上述二书在介绍地方名胜古迹时,多能说明其所在位置乃至更多详实情况,而于文会堂一景则含糊其辞,语焉不详。这说明,早在南宋时期,人们对文会堂到底为何物已不甚了然,仅知道范仲淹在泰州为官时曾写有《书海陵滕从事文会堂》一诗而已。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看范仲淹这首诗。开宗明义,首六句即是:“东南沧海郡,幕府清风堂。诗书对周孔,琴瑟亲羲黄。君子不独乐,我朋来远方。”“东南沧海郡”指泰州。郡为古代行政区划,约当此后的州府。隋唐以后,州郡互称。泰州地处东部海边,历史上曾为海陵郡治,故诗称“东南沧海郡”。“幕府清风堂”,“幕府”,古代将帅带兵在外,无固定住所,以帐幕为府署,故称幕府,后来对一般地方衙署也通称幕府。唐杜甫《宿府》诗:“清秋幕府井梧寒,独宿江城蜡炬残”,即用其义。此二句意谓在泰州州府内有一座清风堂。接下来描述和赞叹滕子京在清风堂以文会友的情景。至此,我们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所谓文会堂者,实即泰州府署内清风堂是也。滕子京以此作为以文会友之所,故范仲淹诗题称“滕从事文会堂”,诗句则称“幕府清风堂”,说法不同,其实一也。
    当人与物有某种关系时,古人常以所有格的形式来表达。
    盛唐诗人孟浩然有一首诗,题作《姚开府山池》。首二句是“主人新邸第,相国旧池台”。姚开府,指盛唐名臣姚崇,曾三居相位,并于开元四年(716)授开府仪同三司,事见《张说之文集》卷十四《故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赠扬州刺史大都督梁国公(姚)文贞公神道碑》及《旧唐书》卷八《玄宗本纪》。姚崇山池院在洛阳。孟浩然于开元十五年(727)冬赴京师长安应进士举,不第,滞留京、洛,于客居洛阳时作此诗。其时姚崇已故,其山池院为金仙公主所居,故诗句称“主人新邸第,相国旧池台”。而诗题仍称“姚开府山池”,是因姚崇与山池院旧有的关系。
    北宋苏轼(东坡)有一首诗,题为《书李公择白石山房》。李公择,名常,苏轼之友。据秦观(少游)《故龙图阁直学士中大夫知成都军府李公行状》(《淮海后集》卷之六):“(李公择)少时读书于庐山五老峰下白石庵之僧舍。后,身虽出仕宦,而书藏于山中如故。每得異书,辄益之,至九千余卷。山中之人,号李氏山房。”苏轼《李氏山房藏书记》亦有相似记载。可见,庐山白石庵僧舍仅系李公择少时读书处,并非李氏所建。山中之人及苏轼正是因为李公择与该建筑物曾有过这层关联,故称之为“李氏山房”或“李公择白石山房”。
    苏轼另有一首诗,题为《夷陵县欧阳永叔至喜堂》。欧阳永叔,欧阳修的字。诗题称《欧阳永叔至喜堂》,其实至喜堂是在欧阳修谪守夷陵县时,其上司峡州知州朱正基因仰慕欧阳修的道德文章,特建此堂并以“至喜”为名,并非欧阳修所建,事见《欧阳文忠公文集》卷三十九《夷陵县至喜堂记》。
    综上可见,范仲淹《书海陵滕从事文会堂》一诗,“文会堂”即“清风堂”,又称清风阁、山亭,建于五代,位于泰州州府花园(郡圃)之内(宋时海陵为泰州治所)。宋真宗咸平年间,曾致尧知泰州,曾赋《山亭六咏》诗,其中《清风堂》(泰州旧志作《清风楼》)一诗即指此。二十年后,滕子京于仁宗天圣年间任海陵从事时,曾以清风堂作为以文会友之所,参与文会的范仲淹为此赋《书海陵滕从事文会堂》一诗。至南宋,可能因遭逢靖康之乱,清风堂已毁,而地方文献又散失严重,人们已无从得知范诗所称“文会堂”的实际情况,更不知所谓文会堂实即清风堂。只能客观地记述“范文正公有诗”,并未说堂在何处,何人所建。后人不加细审,望文生义,以为范诗既称“滕从事文会堂”,则文会堂当为滕子京所建。甚至写入泰州旧志,讹传至今。
    碧流诗云:
    德星聚会海陵东,名宦乡贤道味同。
    揽胜相传滕范后,循名却在有无中。
    州司一志难凭信,舆地两家堪发矇。
    文会之堂何处是,山亭峻阁号清风。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范氏宗亲网(范家人) ( 黑ICP备16002281号
邮箱:service_fan#126.com QQ群:① 42116087 ② 2451985 ③ 8913601 | 始创于西元2008年12月8日

GMT+8, 2017-12-13 07:37 , Processed in 0.081921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