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以锦:先生很幸福

2016-7-26 13:47| 发布者: 范氏宗亲网| 查看: 737| 评论: 0|原作者: 卢健民 |来自: 南方周末

摘要: 任职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8年,范以锦的“先生”色彩日益浓烈—授业解惑,著书立说;护犊情深,门生拥戴。60岁前,这个中国报业改革先锋以良知守护底线,以智慧应对挑战,与同事们共同缔造“南方报业”名动天 ...
任职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8年,范以锦的“先生”色彩日益浓烈—授业解惑,著书立说;护犊情深,门生拥戴。60岁前,这个中国报业改革先锋以良知守护底线,以智慧应对挑战,与同事们共同缔造“南方报业”名动天下的传奇。有辉煌后的痛苦,亦有选择时的无奈;60岁后,没有“白纸黑字”的提心吊胆,范以锦开始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智趣双修,善良的天性与有趣的性情,得以灿烂舒展。他的“真、善、美”,被他的“范门”弟子欣然领受,流转四方。

范以锦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教授,“幕天讲坛”创始发起人。1969年毕业于暨南大学经济系,1970年进入南方日报社。曾任南方日报社社长、总编辑,南方报业传媒集团董事长。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特殊津贴。入选新闻出版总署主管的《传媒》杂志2003中国传媒业“英雄榜”风云人物。荣获广东首届新闻终身荣誉奖、台湾第三届星云“真善美”新闻传播奖。

44年前洞庭湖毒辣的阳光,仍不时晃进范以锦的梦乡。没有当年和连长关于插秧的日常对话,范以锦的人生坐标肯定与广州大道中289号这个中国著名的门牌号码失之交臂。那时他暨南大学毕业,和同学们一起劳作于湖南洞庭湖西湖农场,凌晨3点起床,晚上10点收工。“连长喊我过去,根本不知道旁边还有人在观察我的表现。”

1970年下半年,自知“又矮又瘦”,自傲“是党员和学生干部”的范以锦顺利地进入南方日报社。2006年11月,范以锦“安全着陆”。36年光阴,他在中国报业史上刻下名副其实的“范以锦”时代。“媒体情感我从一而终,计划分配年代不由你选择,还好,我爱上了。”2011年11月17日,范以锦在新浪微博上给他的178万的粉丝写下自己的就业观。是时,他已任母校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一职5年。

范以锦转身成为范先生。他不仅在高校郑重地执起教鞭,而且也走进乡村学校。2013年10月,范以锦以精英杂志“幕天讲坛”创始发起人的身份,在陕西乡村学校的操场上,与孩子们分享自己少时的梦想,检讨人生道路的选择。

光荣后的如履薄冰

“防止因为报道不当将矛盾激化,新闻人也应该有这个社会责任,但是,有的地方打着‘维护稳定’的旗号,维护利益集团的利益。”

2014年6月10日上午,南方日报社旧印刷厂的报纸传输带旁。68岁的范以锦将一个印有“南方日报”字样的遮布,摆了又摆,他用手机调整角度,拍了又拍。从南方报业退位8年的他,久违了这里曾有的繁忙。“我任上时,经常来这里看报纸印刷与派送的情况。”如今,印厂搬离,物是人非。这是一个适于回忆的场景。

1970年,走进南方日报社大门,范以锦称了体重,75斤;去湖南西湖农场时99斤。农场劳动量太大,油水都被榨干。进入报社,有工资拿了,还能接济家里。范以锦庆幸万分。“我们当时读经济的,有些同学毕业后去饭店端盘子,或商店卖咸鱼。广东某地有一个笑话,学西班牙语的,分到医院的牙科,因为有个牙字,以为是研究牙齿的。”

幸运的范以锦尝到做记者的分量。邓小平抓整顿时,范以锦去一个小煤矿采访,调查这个煤矿整顿和消除派系、恢复生产的事情,费时一个星期,“派系消除了、路线端正了、生产也上去了”,以这样的标题放在了头版。“当时反响不错”。之后,范以锦又以来信的方式,反映这个矿在粉碎“四人帮”后人心凝聚、生产上去的大好局面。文末署名“本报记者范以锦”。他是广东报刊在“文革”后第一个署名的记者。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范以锦在梅州记者站写下不少支持农民大包干的报道。很多公社书记、县委书记思想僵化,看了范以锦的文章,背地里说:“范以锦年轻不懂事,整天胡说八道”,惠阳地区一公社书记还直接给报社写信,说范以锦的新闻搞乱了人心。

范以锦曾在一篇《负面报道不是负面影响》的文章中,清晰地点明:“有些人躲在冠冕堂皇的概念下报喜不报忧,逃避社会责任和舆论的监督。”范以锦任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总编辑时,继承前任的好传统,“每周一篇批评报道出现在《南方日报》头版,有时还放了头条”,“把机关报的舆论监督职能发挥到了极致”,

“社会矛盾越来越突出,就要求你的报道要平稳一点,收敛一点,防止因为报道不当将矛盾激化,这个是可以理解的。”范以锦在一次与杨锦麟的对话中说道:“新闻人也应该有这个社会责任,但是,利益集团的干扰是不正常的。有的地方打着‘维护稳定’的旗号,维护利益集团的利益。”

“传闻几次做方案要调整我的位置,我说保留我的政协委员就行了。我哪里也不去,不当领导也可以,只要还是南方报人。”范以锦告诉本刊记者,作为领导,报纸被问责,就有责任去沟通,力求化掉危机。“我不在乎自己的乌纱帽,我在乎报纸不改革发展会死亡,不考虑国情,盲目往前冲也有危险。”

“报社领导岗位是光荣神圣的岗位,而在这个岗位上又会碰到陷阱,如履薄冰。”2006年11月15日,范以锦发表离任感言,8次被场下自发掌声打断。他与集团各届班子缔造了中国报业改革成功的标杆—《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21世纪经济报道》、《新京报》先继崛起;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亦以出色的革新意识,赢得领导和市场的双重认可。

良知与无为而治

基于良知保护人才,这不是问题的全部。“良知肯定有一个统一的构成,你不能强调良知,一味反对管理,也不能强调管理,抛弃良知,不应该完全背离。”

“你做的报道不错,这篇报道或许成为《南都周刊》的转折点。”2012年12月,《起底王立军》的主创石扉客在参加财新传媒领袖培训班后,被范以锦叫上车。石扉客此时是南方报业《南都周刊》的编委,2012年,他冒着风险,与同事合力围猎那位曾令一方山水黯然的警界枭雄。杂志甫一出街,就被一抢而空。范以锦以传媒研究者的身份,表示对这篇报道的肯定。

更令石扉客感动的是,2013年,石扉客收到范以锦的微信,大意是:曾和其他专家一致荐举《起底王立军》为某协会2012年深度报道一等奖,但未被采纳,遂决定空缺一等奖。范以锦表示遗憾。离开南方报业,现已是《博客天下》主编的石扉客向本刊记者感叹,“老社长体制内的努力与为人的实诚,着实让我感动。”

爱才惜才,自然懂得如何保护好人才。这是范以锦在任时的基本功。有一年,旗下一家媒体因报道被上面严厉批评,要求撤掉负责人。祸看来闯得很大。范以锦认真看了报道,听取汇报,基本认定:有能力保护他。“文章报道的内容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主要是报道的人中有些比较敏感。”既然事情闹这么大,处理是一定要的。如果调离负责人,“会引起动荡,很快舆论会沸沸扬扬,那家媒体也会垮下去”,范以锦建议采取一个温和的办法—降职,“执行主编变成副主编,让分管社委去兼职主编”。“那你说执行主编大还是副主编大?”范以锦哈哈笑着反问本刊记者。上级领导也算开明,采纳了范以锦的意见。

正如范以锦所言,这家被处罚的媒体正以这组报道为起点,开始了市场上的狂飙。

有人说范以锦对部下的保护,出于良知。范以锦坦诚分析:“良知肯定有一个统一的构成,你不能强调良知,一味反对管理,也不能强调管理,抛弃良知。”

这种分寸感带来的痛苦,在“南都案”中,体现得尤为明显。2004年1月,《南方都市报》副主编、总经理喻华峰等,先后被司法机关带走。认定为“私分公款“。‘其实是奖金“。范以锦联合社委和报社员工,积极向上级说明情况,并求助已离休的省委老书记,老书记林若打气:“你学张志新嘛,与他们斗!”范以锦答:“鸡蛋碰石头,与他们斗,烈士也当不成。而且已尽力了,无法解决。只得求助老领导了!”

几经努力,终于在省委主要领导的过问下,事态朝好的方向发展。未判刑的放了出来,已判的二审时减了刑。“我在位期间还来不及把它完全化解。”2009年,在对话杨锦麟时,范以锦坦承这是他退休时的一个遗憾。

“对有才能的部下,除了保护,也学会无为而治。什么叫无为而治?如果我的下属在某些方面比我强的时候,放手让他干,少管点。”范以锦告诉记者,他现在骄傲的是,到全国各地去,时不时碰见南方大院出去的报业精英,“约我喝茶聊天”。

传承,需要勇气和智慧

“担当、责任、创新”这些品质,正构成了“南方基因”。有了基因,并不意味着就能成功。要一代一代接棒传承下来,往前推进。

范以锦的办公室房门,总是敞开的。“这样方便同事来找我。”范以锦向记者解释,这是几代南方报人留下的传统。上个世纪80年代,一天,有人闯入时任社长丁希凌的办公室,打了丁希凌两巴掌。丁很愕然,说为什么打我?后来才发现,打人者是疯子。“可他并不会因为这两巴掌就在门口设个门槛。因为在老丁看来,这个是很意外,很偶然的事。”范以锦说那时很多领导的门都是敞开的,谁都可以进来跟他聊天,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印厂工人。“也不叫丁社长,我们都喊他老丁。”

丁希凌有一个特点:出差住招待所,一早起来洗完脸,然后把洗脸水逐个端到同事房间门口。“他就是一个非常平易近人的人,对工作,对员工要求很严格,但是他有很人性的一面。”

解放初期创办《南方日报》的副社长杨奇(后担任南方日报总编辑。1957年,参与创办《羊城晚报》)一生坚持“文人办报”的思想,范以锦很敬慕他。杨奇解放初期搞舆论监督的态度很坚决,他曾经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批评广州市常务副市长。“现在我和杨奇还有来往,他90岁了,可是思想还是很开明,常常谈到报纸的舆论监督和不要讲假话的问题。”

“南方报业品牌的形成不是我的个人功劳,这个品牌是经历届班子带领员工长期积累发展起来的,到了我这个年代,有个好机遇,我进行了理论的概括,在中国报业领域第一次使用品牌的观念。”范以锦认为“责任、担当、创新”这些品质,正构成了“南方基因”。“有了基因,并不意味着就能成功。要一代一带接棒传承下来,往前推进。基因的传承,还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

“我不是有本事的人。但作为社长,我有责任把最有本事的人用到最关键的岗位上。”在讲领导者的艺术时,范以锦喜欢把自己定位为“一块磁铁”,在他周围,形成人才聚集的磁场。”一个脑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必须把众多脑袋用起来,发挥大家的智慧,智慧的发挥要靠人的凝聚力。“凝聚力就是要他心情舒畅愿意去做这个事”。

1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范氏宗亲网(范家人) ( 黑ICP备16002281号
邮箱:service_fan#126.com QQ群:① 42116087 ② 2451985 ③ 8913601 | 始创于西元2008年12月8日

GMT+8, 2017-12-15 00:48 , Processed in 0.095229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