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砖头”火了: 邻家大哥范明专访

2010-5-30 18:31| 发布者: 范磊| 查看: 2064| 评论: 0|原作者: 综合|来自: 齐鲁网

 

《手机》中,范明扮演的黑砖头(左)承担了全剧60%的幽默任务。

 

范明在《手机》中再次用独一无二的“范式”幽默,恰如其分地把“黑砖头”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范明在《民工》中的造型

  A

  《炊事班的故事》里,老高操着一口山东方言,《武林外传》中邢捕头操着不知掺杂了什么方言的普通话,到了《手机》,黑砖头又是一口标准的河南腔,语言成为范明表演的一大特色,加上平易近人的形象,这时常让人以为他是一位本色出身的演员。

  晶报:网上有很多说法,有的说您是山东人,有的说是南京人,你到底是哪里人?

  范明:这个有点复杂,我出生在江苏徐州,我父亲在部队里,后来工作调动去了东北,然后又回到徐州,其实我的父母都是山东人,我的祖籍就是在山东。我的童年是在东北度过的,小学中学又回到徐州,后来工作又在南京,是这么个情况。

  晶报:在《武林外传》里您的语言很独特,有点像山东话也有点像苏北方言,似乎是你独创的,这次你又以一口标准的河南话示人,是不是你的生活经历让你特别有语言天赋?

  范明:说有天赋不行,我还在练。语言还是很难的,我在这方面一般,我倒没有觉得我在语言方面有特别的天赋,只不过我对某种语言比较熟悉,也愿意去学,但是表演的时候不单要把它熟悉,还要在语言上创造出趣味,这可能是我的悟性吧,其实南方方言我一种也不会,我只是对北方方言比较熟悉。

  晶报:有人说你演的农民特别生活化,你有农村生活的经历吗?

  范明:没有,可能我比较喜欢观察吧。现在要是有戏要我体验生活我还是很乐意,我很感谢康洪雷导演拍的《民工》,剧中有农村戏、进城打工的戏,在开拍之前大概有半个月的时间留给我们体验生活,我们进入农村,以家庭为单位去垄地、割麦子,我通过观察和体验就获得很多感受。我对农村不陌生,像我们这样上世纪60年代之后出生的孩子小时候都学过农,当然在拍戏前为了寻找状态确实需要体验、塑造,寻找角色的准确性,其实这还是挺难的,观察之后还要再做出提炼,这样才能演好农村戏。

  B

  “黑砖头”火了,喜欢范明的观众越来越多,范明对此不藏着掖着,他说:“高兴是真高兴”,但同时也要保持好的心态,骄傲是不可以的,继续努力才是必须的。范明表示,要把观众的喜爱当做动力。

  晶报:有观众说,范明演的“黑砖头”太出彩了,让人很惊喜,你对此怎么看?

  范明:不能这么说,一个东西只有整体好才能好,不能说是突出某一个,可能农村这一块乡土的东西,让剧里的色彩更丰富了,黑砖头这个人物也很有特点,所以能让观众喜欢。

  晶报:《手机》播出后反响非常好,你也被很多人认识和喜欢,当初有没有想到?

  范明:《手机》播出的反响这么大,真的让我挺感动的,越是这样我越是感激《手机》原著小说的作者刘震云老师,编剧宋方金老师,他们两个奉献了这么出色的剧本,还有陈道明和王志文,我的两位前辈,优秀的艺术家,他们的分量让这部戏整体上有了提升,还有导演沈严、王雷,他们极其优秀,是他们把《手机》塑造成这样,当然还有我们的出品人王钧,他的眼光和胆识使得我们这部戏这么棒。我在剧里面只是塑造了个人物,能受到大家的关注我真是挺感动的。

  晶报:很多看过《手机》的人都觉得,拍完这部戏,范明终于能火了,现在看来也的确是这样,你现在有哪些不一样的感觉,是不是像我这样访问者比以前多了?

  范明:确实有不少媒体打来电话,我也接受了不少电话采访,但是电视媒体的活动我一个也没能参加,这个说来很遗憾,因为我目前在山东蓬莱拍戏。不过现在我还是比较冷静,我觉得需要做的是投入到角色里去感染观众,至于火不火,演员不能想太多,做一件事不要有太多的功利心,不过,要说高兴是真高兴,这个我不会藏着掖着,但是我觉得这更多的是给了我动力,我觉得更有劲了,这是我目前的心态。

  关于他……

  从前的他是爱戴着白色套袖的炊事员老高,后来,我们当他是有事没事先拔刀的邢捕头,现如今,《手机》的热映在他的荣誉簿上再添一个经典角色,之后我们可能都会叫他“黑砖头”,但是会有更多的人记住这位演员的名字——范明。

  尽管之前的名气并不大,但范明演过的角色却不少,在《民工》中,他饰演了先在家务农后进城务工的鞠广大,《上将许世友》中,他饰演率性直爽又不乏幽默的将军吴德江,《老赵忙年》里,他是守卫一方平安的普通巡警、《四个丘比特》里,他是外表张狂内心善良的大富豪,细数范明演过的角色,你会发现原来他也是个多面手,什么角色都能演,还都能演得像模像样。《手机》中,他操着一口地道的河南方言,神情中透露着狡猾,将这个文化半瓶醋又爱臭显摆,把“北京有人”挂嘴边的农民形象演得惟妙惟肖,令许多不爱看农村戏的观众因此体会到农村题材的特殊魅力。有不了解他的观众问道,“这是哪里来的演员啊,是不是本色出演啊?”实际上,范明生在部队大院,是正宗的干部子弟,他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现在是就职于南京政治部前线文工团的专业演员。有着专业的背景和独树一帜的表演风格,范明的“火”,可不就是早晚的事。

  C

  “黑砖头”很犀利、很精彩,可当初剧组并不是找范明出演这一角色,而是找他演喊嗓的“路之信”,但范明在看过剧本之后,觉得自己最能胜任“黑砖头”这个角色,用他的话说“很有创作冲动”。

  晶报:剧中“黑砖头”很多幽默的台词,您生活中也是这么幽默吗?

  范明:我生活中也还行,也算是热情,有幽默感,这种幽默的性格我是有的。

  晶报:原本剧组是找你演“路之信”,但是你看完剧本后觉得自己更适合“黑砖头”,为什么?

  范明:其实我就是喜欢这个角色,没有理由的。我在看剧本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人物特别能感染我,其实这个人物不太好演,演不好容易演“放”、演“大”,我觉得这个人物写得太真实了,很丰满、很扎实,“黑砖头”这个人物是对同一类型人的集中精炼,不一定单指某一个人,是群像的东西,我看了这个角色很有创作冲动,我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把他演好。

  晶报:可以说是你自己抢来了这个角色?

  范明:其实,“路之信”这个角色也不错,但是相对有一点单一,我还是更喜欢“黑砖头”,也觉得自己能胜任,这一点我挺自信的。

  晶报:回头再看,你对自己饰演的这个角色满意吗?

  范明:这个真的不敢说,因为我只看了1到4集,我们去机房补声音的时候,我只看到了粗减版的前4集就再也没有时间了,我一定要把完整的36集看完才敢说。我听到了一些朋友的反馈和祝贺,反正我没有想到反响会这么大,可能因为我演的是农村人物,比较讨巧一点吧,到现在我也没有上网去找大家的看法,但是我的太太跟我讲,网上谈这部戏的挺多,表扬我的也不少。我想到6月份,等现在正在拍的这部戏杀青,等我回到家,我再静下心来瞅一瞅,有批评咱就虚心接受。

  D

  范明演过不少角色,但是最被观众认可的还是几个喜剧人物,“黑砖头”是不是他喜剧创作的又一高峰,而他的表演是不是被定型了呢?范明可不这样认为,那么,《手机》对于他意味着什么,而他最想演的又是什么角色呢?

  晶报:您饰演的“老高”和“邢捕头”让人记忆深刻,这次到了“黑砖头”也是,但是这类角色都是幽默、搞笑的角色,您会不会觉得自己的表演被定型了呢?

  范明:我一直不认为“黑砖头”是搞笑,不可否认,《炊事班的故事》这部戏的定位就是一部大型军旅情景喜剧,里面确实有他搞笑的东西,“邢捕头”也是,这两部戏的确是为了搞笑,但是“黑砖头”这个人物不能单一地理解为搞笑,《手机》这部戏带有悲喜成分,而且有很沉重的东西,如果说“黑砖头”所做的是为了搞笑,这样会使得整个剧的风格非常不统一,但实际上现在整部戏非常的统一,包括他与奶奶的情感、与严守一的情感、与家人的情感,这个在室内剧里是看不见的,比如炊事班里的老高他就没有家庭命运、没有人物走向。在《手机》这部大剧中,我承担的“黑砖头”这个人物,他虽然知足常乐,但是又有着不知足,他不满足待在农村,还要去城里发展,后面他还有进城开饭店的戏,他就是活生生的人,一点不变形,喜剧都是变形的,需要有所夸张,但这个人物不是,他就是从河南走出来的一个农民,读了点书,半瓶醋文化,就是这样的状态。当然这个人物有所集中,艺术作品是要有所提炼的。

  晶报:所以你也并不觉得自己的演员形象被定型?

  范明:我觉得“黑砖头”对我来说更多是转变,首先剧本提供了很好的人物,这个需要演员有功力。包括我现在正在拍的《外姓兄弟》,里面有趣味,有幽默感,但他一定是一个非常正的角色,现在这部戏里我演一个男一号,早期是一个蒸馒头的工人,但他是个文艺青年,喜欢朗诵毛主席诗词,说话也爱引用名言警句,这个人物的整体感觉是往小生方向走,那你想想如果以“邢捕头”或者“黑砖头”的形象去套,我这个脸要怎么演?所以我觉得“黑砖头”恰恰不是把我定位了,而是把我的戏路拓宽了,“刑捕头”和“老高”这两个角色毕竟都有点久远了,我觉得《手机》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提高,他的人物关系、人物走向、人物命运的挣扎,他的内心世界,这都不是我前面两部戏能完成的。

  晶报:演员在选择角色方面总会有些被动,如果让你自己选,你最想饰演的是哪类角色?

  范明:我现在拍的《外姓兄弟》这部戏就是我一直非常想演的,我在这部戏里从30岁演到60岁,我想要演时代跨度大的,我觉得我现在演这个岁数还来得及,当然20岁的是不敢了,但是演30岁到60、70岁的,我觉得我现在这个年龄正是时候,该爆发了。还有我就是想演主演,虽然很苦,但我不怕苦,我希望担当主演,去演人物的一生,人物性格有多层面的,命运起起伏伏这类。当然,农村题材我也完全可以演,城市题材、军队题材我觉得我都可以演下来,我觉得很有信心,感到我现在的精力很旺盛。

  E

  生活中的范明是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常年拍戏在外的他,家庭生活又是怎样?如今正值中年的他,又怎样看待《手机》中出现的中年危机呢?

  晶报:听说您在生活中与“黑砖头”这个角色差距挺大的。

  范明:是啊,一点都不搭界。

  晶报:那么您怎么看待中年危机这件事情?就像《手机》中的“费墨”、“严守一”。

  范明:我这样看,人过日子,都有可能出点差错,这个不要隐藏。说到精神出轨,这个剧中反映了,但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是个瞬间的东西,看你怎么理解。但要明白的是,当你有了婚姻,你就有了态度、有了责任,你要是做了父亲就会把责任放在首位。我现在虽然很公众了,但是我还是把自己当平民,我有一些朋友,没事时见面聊天,一起吃个饭,我就觉得很快乐。我喜欢平民生活,这点我看得非常明白,平民心态真的太重要了,我一直在警示自己,牢记这一点,目前我觉得我做得还不错。

  晶报:您在家庭生活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范明:我会关注这个家,我女儿的学习我就很关注,过春节回老家,我会去见我的亲戚、兄长、朋友,还有我太太的亲戚,尽管大家知道我是个演员,都对我挺尊重,但我自己很清楚我就是个老百姓。我觉得,别人关注你的时候你才是明星。经济上,名利上可不能横向地比,这样会把心态比坏了,我去纵向地自己比,我在我的战友当中,他们以我为骄傲,这就够了,人有一个平民心态是最舒服的。春节回家,我在母亲身边,我也会拿起扫把去打扫卫生,尽管我做得不行,我不否认,结婚工作后我在家懒了,因为我太太很理解我,知道我拍戏也很累,但是到母亲身边,我就是儿子,啥也不是,能多做点就多做点,所以每次回家过节都累得够呛,能累得脱层皮。

  晶报:不拍戏的时候你喜欢做些什么?

  范明:其实,拍戏这个职业把我弄得丢弃了很多爱好,这不是有意丢弃的。现在我一回家,肯定要陪家人,要回老家看家人,每次在外拍戏,回家都积压了大批的杂志,我也要翻翻。家里的事忙不完,还要上街逛逛,购物什么的,我给太太当司机,她平时挺辛苦的。还有就是盯着女儿,虽然我帮不上忙,但我会送她去上钢琴、外语、画画的课,孩子嘛,这个也要花大量的时间,毕竟我回家就是家长。还有就是和朋友喝茶,在家弄个吧台,坐那跟朋友喝个咖啡,聊聊天,侃大山。拍戏的时候我很少看东西,回家就翻翻报纸,包括娱乐资讯,我基本上回家就是这种状态,时间都占得很满。

12下一页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范氏宗亲网(范家人) ( 黑ICP备16002281号 )
邮箱:service_fan#126.com QQ群:① 42116087 ② 2451985 ③ 8913601 | 始创于西元2008年12月8日

GMT+8, 2019-10-23 15:16 , Processed in 0.05869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