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用:匆匆过客,终成归人

2010-9-20 19:05| 发布者: 范磊| 查看: 1070| 评论: 1|原作者: 文化中国|来自: 中国网

范用

深圳商报记者 杨 青

9月14日17时40分,著名出版家范用先生因肺功能衰竭于协和医院逝世,享年87岁。范用生前曾留有遗嘱,交代家属去世后不搞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式,遗体捐献给相关医疗部门。在他的子女发布的讣闻中介绍他留下的话:“匆匆过客,终成归人。在人生途中,若没有亲人和师友给予温暖,将会多寂寞,甚至丧失勇气。感谢你们!拥抱你们!”

一个对中国的新闻出版事业做出过许多贡献的人,一个对中国的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输送了许多理论炮弹的人,对他的离去,人们不会轻易忘记。

三联的副总汪家明是范用晚年生活中走得和他最近的人,他透露上午开会基本定下来,由三联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一起,9月18日即本周六将在新闻出版署的会议楼里为范用召开一个追思会,采用大家自由发言的方式来纪念老社长的离去。

汪家明眼中,范用是一个不太爱讲话的人,除了喝点酒讲书的时候,他就是一个打边鼓的人,事情都是他组织起来,但他不争主要位置,像《读书》一样,他能把好多力量穿到一起,把很多很厉害的人集合在一起。就像沈昌文在《知道》里曾说,《读书》初创,董秀玉上面是包遵信,包遵信上面是史枚,史枚上面是倪子明、陈原,再上面是陈翰伯,你看不出范用在哪里,可是实际上他是灵魂,都是听从他的指挥。

在作者的眼中,范用更是功德无量。唐弢曾说:“没有范用,就没有我这本书。(指《晦庵书话》)”同样,没有范用,也不会有行销两百多万册的《傅雷家书》,不会有图文并茂的《红楼梦人物论》、全本的《随想录》、《牛棚杂记》。你可能没有读过范用自己出的几本小书,但你的书房里不可能没有三联的图书。他的出版风格深深地影响了一代出版人。

三联书店副总经理汪家明:

他是一个纯粹的出版家

和范用名字联系紧密的刊物有两种,一个是《新华文摘》,另一个就是上世纪80年代在文化圈中意义不凡的《读书》。除此之外,《傅雷家书》、《随想录》、《牛棚日记》等的出版也是出自范用之手。

汪家明最早在山东画报出版社,因为出版老照片与范用结缘,后来又开始做老漫画,这下爱漫画成痴的范用有了用武之地,他不仅给他们提供了大量的资料和线索,还把自己的精心收藏悉数贡献出来。像四本一套的鲁迅编的麦绥莱勒的连环画,是他13岁买的,现在取出来还像新的一样。范用喜欢封面设计,汪家明也喜欢,这一老一少有许多共通之处,一来二去,因书结缘。

晚年范用编辑出版了不少的图书,翻开来看,都是汪家明做的责编,《爱看书的广告》、《叶雨书衣》、《漫画范用》,包括现在汪家明正在手中还没编辑完成的《书痴范用》,这本书的稿子是范用给汪家明的,书也是范用让他编的,遗憾的是还没编完,人就走了。汪家明说,按原计划这本书会在年底出版,但现在范用的去世可能加快节奏,也可能增加一些新的稿件,最快两个月就会出版。

在汪家明的眼中,范用是一个纯粹的出版家,一个为书而活着的人,他和作者是好朋友,他关心图书的一切,从纸张到封面,甚至图书的页码都在他的关心之列。他是那种见到好书恨不得搂在被窝里的人。他是一个真正的爱书人,没有任何的名利观,也没有任何的附加值,只是出于爱而爱。现在范用走了,再也没有这样的爱书人了。

《读书》现任主编贾宝兰:

他是一位亲切和善的师长

《读书》现任主编贾宝兰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虽然她知道范用一直身体不好,但听到他离去的消息还是觉得非常突然,脑袋一片空白。在她的心中,范用是目前出版界很有影响力、贡献也非常大的出版家。在学界很有影响力的《新华文摘》和1979年创办的《读书》杂志也是由范用一手操办的。在她眼中,范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出版家,一本书从选题开始到内文的设计到装帧和封面,范用都有自己的想法,现在大家都知道封面设计署名“叶雨”的是出自范用之手,其实很多没署名的封面设计他也参与了,很多书是他与美编共同参与的结果。从开本到正文设计,可以说是一丝不苟。

范用对年轻人的亲切和善可以说尽人皆知。贾宝兰回忆说,她是1982年进《读书》的,当时归范用直接领导。范用要求她先从两件小事做起:一件是每天要交一幅大字,因为做编辑不能把字写得七歪八扭,二是学会包装,给作者寄书的时候不能包得七歪八扭。在这一点上,范用堪称典范,无论是范用写的字还是包的书,绝对一眼可以认出,是绝无仅有的范用式。贾宝兰说,一丝不苟对他来说,只觉得不够,绝对不会过。

在生活中,范用特别关心年轻编辑。贾宝兰说,她们当初经常去范用家吃饭,师母做的饭特别好吃。其实关键不在吃,而是营造了一种很融洽的氛围,让他们体会到出版人和作者之间不是要出书了才联系,而是平时一直有感情联络。贾宝兰说,他手把手带出很多年轻人,像沈昌文和董秀玉。当时范用退休也是想让位子给年轻人,让他们放手干事情。这也说明他的心胸和境界。

上海人民出版社总编辑王为松:

他是身材并不高大的巨人

上海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王为松眼中,范用是一个身材并不高大的巨人,他对出版界的贡献和推动,是后人难以超越的。

王为松说自己跟范用并没有打过多少交道,只是跟着陈子善见过他两次,但是作为出版界的同行,他深受范用的影响。王为松说,范用把小开本看作启蒙大众文学、振兴民族文化的桥梁,现在上海人民出版社陆续推出的精装小开本的图书,无疑是受了范用的影响。

三联作者陈子善:

他是好玩的爱书人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是三联作者。他和范用打交道不是很多,但是认识范用很早,1985年,在浙江富阳郁达夫去世40周年的研讨会上他和范用认识了。当时范用约他编郁达夫的《卖文买书》,不过等到书出版的时候范用已经退下来了。后来在交往的过程中,有几件事印象很深。

有一次聊天的时候陈子善抱怨说,他从事现当代文学研究,海外的一些朋友寄资料过来,经常被海关没收,他很苦恼。结果范用听了说,我有一个专用的邮箱,你可以寄到那里,从来不查的。陈子善说,印象中好像也没有麻烦过他,毕竟寄给范用,还得再转寄给他,但是作为一个后学,前辈愿意帮忙的热忱让他很温暖。

在陈子善看来,范用亲切、和蔼、好玩。范用不仅是出书人和编书人,更是一个爱书人,他业余也做图书出版的装帧,陈子善去过他以前和现在的家里,两个爱书人碰到一起,谈起书来,范用一个劲儿地讲,陈子善说自己只有听的份。他领他专门去参观他的书房,知道他眼馋什么,会搬出他的宝贝来,新文学的孤本或者是签名本。陈子善说,他性子很急,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搬出来让他看。

还有一个小细节让陈子善记忆深刻,他知道陈子善喜欢猫,有一次把韩美林寄给他的拜年的一张画有猫的明信片转赠给陈子善。

陈子善遗憾的是,范用有一次写了一封信给他,托他找一篇年轻时写的散文,可能是镇江的一家刊物,陈子善找了半天没找到,他觉得有负老人之托。(深圳商报)

李洪林

出版人范用前无古人

学者李洪林昨天中午刚刚得知了范用去世的消息,“在出版人当中,我认为范用先生前无古人,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来者。

李洪林说,1979年春天,自己时为中宣部理论局干部,三联书店创办《读书》杂志,范用和董秀玉来约稿。随后,自己写了一篇《打破读书禁区》。《读书》的编委们看了觉得不错,决定把它当做《读书》杂志创刊号的开篇文章。但是,他们还嫌题目不够有力,范用就把它改成掷地有声的响亮口号:《读书无禁区》,果然一炮打响,在知识界引起强烈共鸣并引发了激烈争论。后来,这五个字一直都是《读书》杂志的旗帜。

上世纪80年代初,李洪林的著作《科学与迷信》第二版本来要在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因为受到批判,出版社决定放弃。范用将这本书拿到三联书店,改名为《理论风云》后出版,并亲自设计了封面。“他在1981年曾经想创办《生活》杂志并做好了创刊号,可惜最终没能正式出版。”

(新京报 记者张弘)

- 人物小传

范用原名鹤镛,曾名大用,笔名叶雨。祖籍宁波镇海,1923年生于江苏镇江。1938年春,经人接纳,入读书生活出版社做练习生。翌年春加入中国共ChanDang。

抗战时期,曾在桂林、重庆任读书出版社分社经理等职,1946年秋调上海读书出版社工作。1949年8月调北平中共中央宣传部出版委员会,以后在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出版局、新华书店总管理处、人民出版社工作,历任科长,期刊出版处副处长、秘书室主任、历史编辑组组长等职。

1959年起先后任人民出版社副社长、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第一、二届理事。1985年底离休后,仍在编稿、写文章、给出版社推荐稿件、设计封面,乐此不疲。

- 范用先生编辑的书

《为书籍的一生》 绥青

《随想录》 巴金

《牛棚日记》 陈白尘

《傅雷家书》 傅雷

《干校六记》 杨绛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范元卿 2010-9-22 20:04
读完此文,令我感动,令我崇敬,倍受教育。范氏家族出了范用,令我自豪。范用的做人做事及热爱生活为我们后辈做出了表率,他为国家出版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从不具功自傲,是我们范氏后辈的楷模。

查看全部评论(1)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范氏宗亲网(范家人) ( 黑ICP备16002281号 )
邮箱:service_fan#126.com QQ群:① 42116087 ② 2451985 ③ 8913601 | 始创于西元2008年12月8日

GMT+8, 2019-10-23 16:34 , Processed in 0.07011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