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范仲淹家族文化传承——从宋明两代“范公堤”谈起

2012-1-3 18:02| 发布者: 范氏宗亲网| 查看: 4891| 评论: 0|原作者: 徐春燕(河南省社科院)|来自: 黄河科技大学学报

摘要: 一 在今天的江苏沿海有一座久负盛名的御潮防灾的堤坝——范公堤,是当地群众为纪念北宋名臣范仲淹而命名的。据说范仲淹入仕之初就心忧天下,立志为国家兴利除弊,宋真宗天禧五年(1021),范仲淹到泰州(今江苏泰州 ...

在今天的江苏沿海有一座久负盛名的御潮防灾的堤坝——范公堤,是当地群众为纪念北宋名臣范仲淹而命名的。据说范仲淹入仕之初就心忧天下,立志为国家兴利除弊,宋真宗天禧五年(1021),范仲淹到泰州(今江苏泰州市)任西溪镇盐仓监官,掌管盐税。泰州和附近的楚州、通州等地区,北濒淮水,东临黄海,时常为海潮所侵袭。每季潮水肆虐,沿海各州往往阡陌荡尽,桑田遭劫,庐舍漂泊,人畜丧亡。睹此情景,范仲淹心急如焚,寝食难安,潮务本非其职所在,但事关民生,他经过详细考察,毅然上书执政,请求复捍河堤,救百姓流离之苦。在江淮制置发运副使张纶的支持下,范仲淹的计划被朝廷采纳,宋仁宗天圣二年(1024)秋,范仲淹率通、楚、泰、海四州民夫4万动工修堤,历尽千辛万苦,终于于天圣六年(1028)春,修成长达150里的捍海堤。从此2600户外逃居民重归故里,曾经葭苇苍茫之地又变回良田千顷。人们为了感激范仲淹,集资为他修建了祠堂,还将这座捍海堤以他的姓氏命名。如今,范公堤依然如守护神一样横卧大海之滨,雄伟壮观,拒万顷怒潮于堤外,护滨海儿女于堤内,成为这里的一道美丽风景线。历代文人墨客也慕名来游,感慨万千之余,还留下许多不朽篇章,明代盐城知县杨瑞云就有:“吴陵持节日,沧海设重关。寒日低淮浦,高祠遍楚山。草深沙脊在,鱼鳄徙市廛。我欲穷遗迹,徘徊烟树间”之佳句。

无独有偶,笔者在河南修武范园中又见到了另外一座“范公堤”。据《诰赠徽侍郎内翰林弘文院检讨前江西九江府通判显祖范大公暨祖妣赠太孺人吴氏刘氏墓表》[1]载:明代万历年间,范继仁任江西九江府通判,为官清廉,抨击暴敛民财;因水灾而忧民疾苦,捐俸禄修建“范公堤”,使百姓免于水难。顺治年间,范继仁叔孙范之焕任江西湖口县令,复捐俸禄,加高加固“范公堤”,在当地传为美谈。这位范继仁,是范仲淹仲子纯仁公的后人。清·雍正《河南通志·卷五十八》载其“修武人,岁贡任九江通判,辇米菽数百石之官自给。摄德化、瑞昌、星子三邑篆,皆以廉称”,应是一位承先人遗德,续家风不堕的德行兼备之有为官员。

以上两座范公堤,虽然建于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但在人们的心中,它们都同样雄伟,同样高大,不仅显示了当年范氏族人心系国家、以民为本、无私奉献的伟大情怀和崇高精神,也承载了历代民众对于范氏优秀人物的爱戴和尊敬。

当我们翻开范仲淹家族的历史,就会发现,两座范公堤的修建是历史偶然与必然的结合。其偶然之处在于两代范公都为百姓修建了解除水难的堤坝,并均以“范公堤”命名,其必然之处在于,这种义行是其家族近千年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心忧天下”精神的传承和延续。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它们已经超越了建筑本身所具有的价值和意义,成为了范仲淹精神和范氏家族文化的一种永恒的符号,不仅真实记录了范氏家族兢兢业业为民谋福的动人事迹,也深深铭刻在了百姓心里,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一座不朽丰碑。

而范仲淹无疑是这座丰碑的奠基者。他毕生以天下为己任,其微时,“出处穷困,忧思深远,民治疾苦,物之情伪”[2],深植于心;为秀才时,即以救济众人为追求,有“不为良相,则为良医”[3]之抱负;做官之后,更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4],时时以天下为念。除了正史上记载的丰功伟绩,至今民间还流传着许多关于范仲淹公而忘私,不独善其亲,不独爱其子的故事。景祐二年(1035),他在苏州任地方官,苏州是其故里,他在南园买了一块地,准备盖一所住宅。但后来听风水家说:“此屋风水极好,后代会出公卿”。他就把这块地捐出作为学堂所在地,他说:“我家独占贵地,倒不如让出来建学,使更多的人在此接受教育,这样公卿将相不就更多了吗?”为此,他还亲自聘请学识渊博的人教授,使得该学堂名冠东南[5]。庆历三年(1043),范仲淹受拜参知政事(相当于副相)后,便把俸禄拿出来购置义田,赡养一族贫寒,此时,他自家并不富裕,“虽贵,非宾客不重肉。妻子衣食,仅能自充”[6]而已,其乐善好施之情,可见一般。

范仲淹自己不但以身作则,还将这种美好品质作为宝贵财富流传给其后人,在他的言传身教下,其子孙大都成长为能够为国谋利、为民谋福的栋梁之才。范纯仁就曾深有感触的说:“盖‘先天下而忧,期不负圣人之学’。此先臣所以教子,而微臣资以事君。”[7]范纯仁,字尧夫。自幼从父教诲,又多与博学高行之士往来,待人平易忠恕,“自为布衣至宰相,廉俭如一,所得奉赐,皆以广义庄;前后任子恩,多先疏族。” 《宋史·范纯仁传》还记载了他知襄城(今属河南)时,教民蚕织、课农桑;知襄邑县(今河南睢县)时惩治践踏禾稼的卫士的事迹。《宋史》评价他“位过其父,而几有父风” [8]。在其曾孙所著《过庭录》中也保留着几则有关他的为官轶事,如他知洛阳时,一位名谢克家的人自河阳来,途中见一老翁在墙下晒太阳,有人连续两次告诉老翁他的黄牛被偷,老翁均不予理会,神色自若。谢氏以为遇到了高人,前去问话,不料老翁笑道:“范公居此,孰肯为盗,必无此理”[9]。后来黄牛果又回来了。显示了忠宣公为官清正,境内弊绝风清,政通人和的景象。此外《忠宣作布衾待寒士》条讲述了他为官徐州时,“以己俸作布衾数十幅待寒士”,喜欢周济贫穷士人的故事。范纯仁去世后,时人评价他说:“每思捐身而开策,尝愿休兵而息民。只知扶危而济倾,宁恤跋前而疐后”,“徇公忘己,为国惜贤。”[10]这一评价极为惬当。

范仲淹季子纯礼官至尚书右丞,也是一位嫉恶如仇、关心民瘼的政治家。他知陵台令兼永安县时,宰相曾鲁公主持修建永昭陵寝,有司苛敛甚重,乡闾骚然,纯礼独不奉命,并对曾公说:“山陵所在,财用已羡二倍,民力竭矣。永安山陵所在,正宜惜一方力,以坚崇奉意”,说服曾公不再烦扰百姓。[11]《宋史·范纯礼传》载,他治民以宽,深得乃父、乃兄衣钵。以龙图阁直学士知开封府时,有人告享泽村民谋逆,纯礼审其故,乃该民观戏,归遇匠者作桶,取而戴于首,戏称为刘先生,为匠人擒拿。徽宗问何以处置,纯礼说村野之民无知,杖之足矣,遂使村民性命得以保全。

范仲淹之孙正平,纯仁公长子,字子夷,学行甚高,亦是一位长者,有父祖之风。《宋史·范正平传》载,绍圣中,正平为开封尉,有向氏于其坟造慈云寺。户部尚书蔡京以向氏为外戚,欲加攀附,因此奏拓四邻田庐。民有诉者,正平以为所拓者皆民业,不应夺取;民又上诉,蔡京被罚金二十斤。为了维护小民利益而不惜得罪当朝权贵,可见正平为人磊落坦荡,勇于为民请命。

延至明清,虽然范氏子孙由于外界环境的影响或生活的需要,已经播迁华夏大江南北,但范仲淹精神和范氏家族文化一直薪火相传,旷代不断。明代的范鏓就是一位代表。范鏓,范仲淹十五世孙,纯仁公后人。《明史》载,鏓为人正直有胆识,爱民如子。嘉靖年间担任河南知府,岁大饥,巡抚以有待堪实为由,驳诸请赈文堞。灾情紧急,鏓“不待报,辄开仓振之,全活十余万”,避免了因延误救灾而发生饿殍遍野的惨况,“民争讴颂鏓”,“语闻禁中”[12]。嘉靖皇帝调查后,处罚了一批尸位素餐的官员,升范鏓为两淮盐运使,以表彰其为百姓不惧失官杀身的风骨。

范鏓的声名,对其后人也很有影响。清太祖努尔哈赤接见其曾孙范文程时,听说他是明朝贤臣范鏓的曾孙,对诸贝勒说:“此是名臣的后代,善待他!”后来范文程历仕清太祖、太宗、世祖、圣祖四帝,为满清完成统一大业,立下汗马功劳,被誉为清朝开国第一汉臣。其六子也皆有作为。季子范承勋更是能够承袭父祖风范,为官勤恳,不忘民本,为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实事。康熙三十三年(1694),他出任江南、江西总督,时“民纳粮,出赀俾吏输省城,谓之脚价”,“寻以违例追入官”,承勋认为这加重了农民的负担,予以罢免。后来又以江南赋重,疏请“州县经徵分数,视续完多寡为轻重,康熙十八年后逋赋分年附徵”,以此“宽吏议,纾民力”,减轻人民赋役之苦。康熙三十五年,淮、扬、徐诸府闹灾,他又“请发省仓米十万石,续借京口留漕凤仓存麦治赈”,百姓赖以保全。承勋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初授广西巡抚时,皇帝曾对他说:“汝父兄皆为国宣力,汝当洁己爱民,毋信幕僚,沽名妄作”[13],他将这句话紧记在心,后来果然不负众望,不堕家风,政绩斐然,成为一代封疆大吏。

上面提到的范继仁、范之焕也是范氏子孙中的杰出代表,其中范继仁归乡后,还“立义田、义学、以收恤宗族”。继仁仲子正脉亦深受父祖之影响,清顺治六年进士(1649),“选翰林院庶吉士,升弘文院检讨,以傲岸,迁户部主事,旋出为长芦运司”。为官期间,“輓家粟,以赈流民,贷贫商,输逋课,不责偿”[14],仁恕爱民,为时人称颂,顺治十六年(1659),与其父同祀乡贤。

12下一页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范氏宗亲网(范家人) ( 黑ICP备16002281号
邮箱:service_fan#126.com QQ群:① 42116087 ② 2451985 ③ 8913601 | 始创于西元2008年12月8日

GMT+8, 2017-10-20 05:36 , Processed in 0.121986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