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氏宗亲网 首页 宗彦贤达 查看内容

著名英语语言文学家范存忠先生

2012-12-19 11:34| 发布者: 范氏宗亲网| 查看: 2198| 评论: 0|原作者: 余淑清|来自: 外交学院翻译研究中心

摘要: 姓名: 范存忠笔名: 雪桥性别: 男生卒年月: 1903.12.22-1987.12.21民族: 汉族简介范存忠,字雪桥、雪樵。英语语言文学家。江苏崇明(今上海崇明)人。民盟成员。1927年毕业于东南大学外语系。曾留学美国,1931年 ...

姓名: 范存忠               
笔名: 雪桥 
性别: 男 
生卒年月: 1903.12.22-1987.12.21 
民族: 汉族 
简介 
范存忠,字雪桥、雪樵。英语语言文学家。江苏崇明(今上海崇明)人。民盟成员。1927年毕业于东南大学外语系。曾留学美国,1931年哈佛大学毕业后回国,任中央大学外语系副教授,1944年-1945年在英国牛津大学讲学,历任中央大学外语系教授、文学院院长,南京大学外语系教授、副校长及文科学位评定委员会主任。民盟中央委员,民盟南京市主任委员,全国第三、五届人大代表,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南京市人大代表、政协副主席。1921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论文集《英国语言文学论集》、《英国文学论集》,专著《约翰逊博士与中国文化》,译著《英国史提纲》、《英国文学史提纲》等。 
 
生平 
  1917年入江苏太仓中学。 
  1920年,转入交通部上海工业专门学校(次年改为交通大学上海分校)附中二年级,曾任学生会书记、《南洋周刊》主编。後升入大学部,学习工科。 
  1924年,考入国立东南大学(1928年改名中央大学,1949年改名南京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师从张士一、张歆海、黄仲苏、Alexander Brede等人,1926年因东大学潮提前毕业,获文学士学位。 
  1927年,赴美留学,1928年获伊利诺大学文学硕士学位。 
  1928年夏,入芝加哥大学,学习英国古典文学暑期课程,习于R.S. Crane。 
  1928年秋,入哈佛大学英国语言文学系,师从Fred Robinson,Irving Babbitt,John Livingston Lowes,Bliss Perry,G. L. Kittredge等人,1931年,以论文《中国文化在启蒙时期的英国》,获哲学博士学位。在美期间,除学英语、法语外,尚习德语、拉丁语、古法语、古德语、哥特语等。 
  1931年回国,至1987年辞世,一直执教于中央大学(南京大学),凡五十六载。曾讲授写作、小说、散文、诗歌、文学史、语言史、英国史、翻译和专题研究等课程。历任中央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系主任、文学院院长,1956年任南京大学副校长,并曾任图书馆馆长、文科学术委员会主任、文科学报编委会主任。 
  1944年,赴英国牛津大学讲学一年,系统介绍中国古代哲学、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对西方的影响。1956年高等教育部实行教授级别遴选,为中国英语文学界唯一的一位一级教授。 
  曾任国立中央大学校友会名誉会长、中国英国史研究会名誉会长。
 
  范存忠(1903-1987)
  国立东南大学外文系1926年毕业校友  
  范存忠,著名外国语言文学家,1903年出生,上海市崇明县人。
  1926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国立东南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1927年考取庚子赔款公费留学赴美深造,1931年获美国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范存忠时年28岁,才华横溢,风华正茂,同年回国。回母校中央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任教授,历任系主任、文学院院长。
  解放后,范存忠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列主义,坚定不移地拥护党的领导。1952年在南京大学被评为一级教授。1958年被任命为南京大学副校长。他担任过南京市民盟主委、市政协副主席、江苏省民盟副主委、民盟中央委员、第三、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范存忠的学者风采,学识渊博、论著丰厚,谦虚和蔼,平易近人,为同事和学生们所崇敬与爱戴。范存忠自幼酷爱文学,喜读古诗。在中英文比较研究方面造诣尤深,蜚声国内外学坛。他每有论著出版,如《英国文学史提纲》(中英文版)、《英国史提纲》(中英文版),均不吝签名,慷慨馈赠于亲友。
  1944-1945年,他曾应邀赴英国牛津大学讲学一年。讲学期间,他讲述了十七、十八世纪启蒙运动时期,中英文化的关系问题。为弘扬祖国文化,写出了多篇论文,介绍中国的哲学、政治、文化与艺术等对英国的影响。他的论文相继在英国伦敦《泰晤士报》文学副刊、《札记与问题》、《英国语文学评论》等报刊上发表,兼有介绍和评论,很受国外学者重视。他的论文"约翰逊博士与中国文化"被认为在研究材料和论点方面都有新的贡献。
  范存忠潜心研究比较文学。他在谈到自己为什么热衷于研究比较文学时说:"......是什么东西在推动我的这项研究工作?是仅仅因为个人对比较文学有所爱好?不,这里还有工作中逐步发展起来的民族自豪感"。(见《中国比较文学年鉴》第73页)。他又说:"我们总在谈西方各国对我国的影响,难道中国的思想文物对西方没有一点影响?"(见《中国比较文学年鉴》第72页)。他正是怀着如此炽热的民族自豪感,在其遗著《中国文化在启蒙时期的英国》(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1年出版)一书中,对此给予了铿锵有力的回答:"有。不但有一点,还有不少,甚至影响还不小。"他以语言文字为工具,挖掘了中西方文化的相互影响,尤其是中国思想文物对英国的影响。他旁证博引,以精炼的文辞,精辟的见解,雄辩的论证和令人信服的史实,从哲学思想、园林、杂剧、小说、语言文字等各方面证实了这一点。
  远在十七、十八世纪,中国儒家哲学思想传入西欧后,崇奉理性的启蒙运动家,如伏尔泰给予赞赏;而信奉神的正统基督教徒则死命地反对。一石激起千重浪。中国古代的人文主义在西欧产生了影响。客观上起了"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的作用"。中国的杂剧《赵氏孤儿》不仅有英、法文译本,还被改编为《中国孤儿》剧本并在伦敦上演。作者采取戏剧的形式,讽刺当时的英国政治,揭露腐败,抨击政客。而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凉亭水阁,融诗画自然于一体的中国园林"不规则之美",那时在英国也风糜一时。
  范存忠对祖国文化热爱得真挚,对启蒙时期的英国文化研究得深邃。他闪烁的民族自豪感在读者心中激起共鸣。
  范存忠治学严谨。他主张作学问要下踏实的功夫,打坚实的基础。他常言:"科学研究贵在有自己的心得体会。人云亦云,不是研究"。他平时读书认真做卡片。研究学问也是有计划的。在他的遗稿中发现有不少详细的写作计划。
  范存忠晚年虽有力不从心之感,但仍老骥伏枥,孜孜不倦地指导博士研究生。他常不顾家人劝阻,气喘吁吁地亲自到南京大学图书馆四楼为研究生查找资料。他的博学与为人诚信,犹如磁石一般地把学生的心紧紧吸聚在一起。(余淑清)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范氏宗亲网 ( 黑ICP备16002281号 )

GMT+8, 2020-8-13 05:06 , Processed in 0.13023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