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中国学者对话新加坡反对党"一哥"

2013-5-22 05:00| 发布者: vonshine| 查看: 2300| 评论: 0|原作者: 周虎城、范磊|来自: 《联合早报》

摘要: 新加坡的执政党如何巩固执政地位,反对党如何发展、如何影响新加坡的政治进程,一直是不少中国学者关注的话题。早报网特别刊发在新加坡留学的两位中国学者与新加坡最大的反对党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的对话录,为读者更 ...

(联合早报网编者按:新加坡的执政党如何巩固执政地位,反对党如何发展、如何影响新加坡的政治进程,一直是不少中国学者关注的话题。早报网特别刊发在新加坡留学的两位中国学者与新加坡最大的反对党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的对话录,为读者更进一步地了解新加坡的政治发展提供观照。对话于2013424日深夜,刘程强在他的选区完成接待选民之后进行。)

对话人:

刘程强(新加坡国会议员、工人党秘书长)

周虎城(中国非官方智库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南洋理工大学“市长班”学员,中国时事评论员)

范 磊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山东大学国际政治博士生)

【人物背景介绍】刘程强:1956年生,是新加坡工人党 (新加坡第一大反对党) 的秘书长(党首),祖籍广东潮州。他自1991年以来便是新加坡国会后港单选区的国会议员,此后连选连任。在2001年,刘程强成为工人党的秘书长,领导工人党不断发展壮大。在2011年新加坡大选中,刘程强转战邻近后港区的阿裕尼集选区,击败时任外交部长杨荣文的团队,成功夺取了新加坡史上第一个由反对党获得的集选区,逐渐带领新加坡工人党在国会拥有了9个议席。

. 提问刘程强议员:新加坡工人党的发展与挑战

范磊:新加坡的政治语境对反对党的发展有什么影响,反对党是如何生存、发展与壮大的?

刘程强:新加坡的政治在几十年的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一方面它借鉴了西方议会民主的制度色彩,坚持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另一方面又吸收了东方政治传统的部分原则,注重政府权威对于社会发展的宏观调控。在这样的环境中,执政党之外的反对党要想发展并不容易,因为政府几乎掌握了国家所有的资源和信息, 反对党处于劣势。

此外,建国以来政府的治理成绩有目共睹,可以说基本上实现了“善治”,在这种情况下,民众即便在个别领域对政府有不满,也会通过合理的渠道向政府寻求帮助,而不会寻求推翻政府,这是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发展优势。

新加坡几十年来一党独大的政治体制在2011年大选中有所改变,反对党的发展也取得了新的进步。但是,整体来看,我们毕竟还是处于起步的初级阶段,用你们国家邓小平先生的话来说就是“摸着石头过河”,随着新加坡政治生态的新发展,我想不论是执政党还是反对党都会适时的调整发展方略,以适应新的发展要求。

周虎城:目前工人党所管理的三个选区将来会否成为工人党的“基本盘”、“铁票仓”,工人党是如何在这三大选区做实、坐稳的?

刘程强:我们目前还没有考虑“基本盘”的说法,目前阿裕尼、后港和榜鹅东三个选区虽然为工人党所管理,但是未来的发展不仅仅要看工人党的发展,也要看整个新加坡的发展大局。目前工人党所竞选的选区主要集中在东北部,我们还不能说我们的“基本盘”如何,会有多少“铁票”。榜鹅东补选后,我就说过,结果超出我们的意料之外,对于该选区的游离票的走向我们当时没有把握,所以现在来讨论未来选举中工人党选区的基本盘或者支持率多少还为时过早。

周虎城:社会在变化,选民结构也在变化,面对新的发展趋势工人党是如何加强党员队伍建设的,有没有特别关注精英群体和青年人群体?

刘程强:我们吸收党员的基本原则,一方面是希望你是有才干、有能力和真才实学的人,学识是一个人能否具备政治视野和管理能力的基本条件,但是另一方面我们还必须注重党员的综合素质,诚信与品德修养是重要的考察方面。

任人唯贤的精英政治在过去的几十年为新加坡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但是并不等于说这个制度就没有问题,精英并不一定是全能的,他们聪明,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但是精英并不一定能代表所有的领域,也不一定能做好所有的事情,也不能说有草根背景的非精英就无法发挥作用,隔行如隔山,精英也有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不同的发展领域和发展环境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不能一概而论,要根据不同的发展要求和特点进行探讨和制定相应的发展方略。

范磊:工人党有没有想过在未来的发展中要有更大作为?有没有明确的指导思想?

刘程强:目前新加坡的选民对工人党的期望较大,但我个人没有当总理的野心。我们目前就是要坚持务实,踏踏实实地为选民为民众服务,通过政治诉求帮助他们解决他们所遇到的诸多难题。如果说到工人党的政治理念,我想我们还是坚持在2011年大选提出的“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的理念,让我们的国家更加民主公平,让我们的国会有能力监督政府,也有不同的声音代表各个阶层的选民。从政治的发展来看,民主是一个不坏的制度,但是民主也并非就是完美,发展中有问题我们就要共同努力去弥补,去解决。

最近印尼总统尤多约诺(中国译为苏西洛)在接受南洋理工大学颁发荣誉博士时发表演讲说经济发展和民主政治之间不一定要有权衡,也不一定需要牺牲民主来发展经济。他以印尼的政治转型做的好,如今经济也欣欣向荣而感到自豪。虽然在政治转型的过程中出现过动荡不安的一段时期,但任何一个国家都会经历这样的阶段,印尼的发展虽然也存在一定的问题,但是整体来看是成功的。不过,印尼是大国,对于新加坡这样的小国来说,我们的发展要更加谨慎,因为我们没有条件犯错误,一旦犯错可能就无法挽回,这是小国的劣势。

范磊:那么作为小国的新加坡在未来将面临什么挑战,应该如何应对这些挑战?

刘程强:我们就以人口发展来说吧。新加坡政府此前推出的《人口白皮书》提出全国人口要在2030年达到690万的目标才可以保证国民经济3%的增长率,这个是值得推敲的。我在国会辩论时就指出,人口的增长和经济发展要体现出可持续性,要看到整个社会的发展大局。新加坡是小国,如果我们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一直依赖人口的增长的话,2030年我们达到690万,那么要继续保持增长是不是接下来就要达到1000万,甚至更多呢?在发展中,要注重宏观与微观的结合,要看细节,也要有战略眼光。某一领域的发展固然重要,但是要注意整体的协调,小国尤其如此。

周虎城:中国多次提出要向新加坡学习,最近又提要重学新加坡。您认为中国应该向新加坡学什么?

刘程强:你们说向我们学习,其实我觉得我们也有向你们学习。比如,新加坡的居民委员会,大概就是当年吴作栋先生访问中国归来以后,向你们学来的。

不同的国家发展都会有自己的经验,学习不是单向线性的,它是一个双向互动的过程。新加坡有成绩,如果适合中国的,你们可以学,你们中国适合新加坡的,我们也会学。当然,什么是适合,见仁见智。

周虎城:我认为您今天在此接待选民的制度安排,也就是新加坡的议员联系选民制度就值得中国人大管理体制改革借鉴学习。中国可以尝试试点推动和完善代表定期联系选民制度,让人大代表落地,帮助选民协调和解决很多问题。这对化解民间矛盾、推动韧性维稳都有好处。

中国改革就应当一步一步、一点一滴地进步。


12下一页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范氏宗亲网(范家人) ( 黑ICP备16002281号 )
邮箱:service_fan#126.com QQ群:① 42116087 ② 2451985 ③ 8913601 | 始创于西元2008年12月8日

GMT+8, 2019-9-19 07:49 , Processed in 0.07213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