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婉言劝谏范宣子和平处理争端

2013-11-20 10:40| 发布者: 范氏宗亲网| 查看: 1592| 评论: 0|来自: 新浪博客

摘要: 晋平公在位时期(前557-前532年),范宣子(士匄)出任中军将,执掌晋国国政(前554-前548)。他行事非常果断,善于听取下属的批评意见。《左传》记载:一次,他与封和邑大夫争夺土地,很久未能解决,范宣子想要用武 ...
晋平公在位时期(前557-前532年),范宣子(士匄)出任中军将,执掌晋国国政(前554-前548)。他行事非常果断,善于听取下属的批评意见。《左传》记载:一次,他与封和邑大夫争夺土地,很久未能解决,范宣子想要用武力解决。他向伯华、孙林甫、张老、叔鱼、訾祏等人征求意见,多数人都从大局出发,希望和平解决,不能因为私事破坏国家利益,只有叔鱼说要替他杀了和大夫。当时任晋国上军将(又称上军元帅)的张老以“非戎(军事),则非吾所知也”回绝了范宣子的问题,表面上他认为这不是自己职责范围,不应该发表意见,其实他是不赞成作为晋国执政的范宣子与大夫争田的,这是违背礼法的,不利于晋国内部的团结,只是作为下属(晋国中军将为执政卿,上军、下军听命于执政。)不能直言罢了。范宣子最后听从了大家的意见,“乃益和田而与之和”,给和大夫增加授予田地,并与之和解,从而化解了一场干戈。 
 
《国语》卷十四“晋语八”关于范宣子与和大夫争田的原文记载: 
 
范宣子(晋国执政卿,中军将)与和大夫(晋和邑之大夫)争田,久而无成。宣子欲攻之,问于伯华(羊舌赤,中军尉佐)。伯华曰:“外有军,内有事。赤也,外事也,不敢侵官。且吾子之心有出焉,可征讯也。”问于孙林甫(卫大夫孙文子),孙林甫曰:“旅人,所以事子也,唯事是待。”问于张老(时任上军将),张老曰:“老也以军事承子,非戎,则非吾所知也。”问于祁奚(前570年出任公族大夫),祁奚曰:“公族之不恭,公室之有回,内事之邪,大夫之贪,是吾罪也。若以君官从子之私,惧子之应且憎也。”问于籍偃(时任中军司马),籍偃曰:“偃也以斧钺从于张孟(即张老),日听命焉,若夫子(张老)之命也,何二之有?释夫子而举,是反吾子也。”问于叔鱼,叔鱼曰:“待吾为子杀之。”
  宣子问于訾祏,訾祏对曰:“昔隰叔子违周难于晋国,生子舆为理,以正于朝,朝无奸官;为司空,以正于国,国无败绩。世及武子,佐文、襄为诸侯,诸侯无二心。及为卿,以辅成、景,军无败政。及为成师,居太傅,端刑法,缉训典,国无奸民,后之人可则,是以受随、范。及文子成晋、荆之盟,丰兄弟之国,使无有间隙,是以受郇、栎。今吾子嗣位,于朝无奸行,于国无邪民,于是无四方之患,而无外内之忧,赖三子之功而飨其禄位。今既无事矣,而非和,于是加宠,将何治为?”宣子说,乃益和田而与之和。 
 
【译文】: 
范宣子与和大夫争讼田地的边界,很久没有解决争端。宣子想攻打他,询问伯华。伯华说:“对外有军事行动,对内有政事。我是管对外军事行动的,不敢侵犯职权干涉内政。您如果有心对外用兵,可以把我召来询问。”问到孙林甫,孙林甫说:“我是客居晋国的人,是事奉您的,只等待着为您做事。”问到张老,张老说:“我从军事上辅佐您,不是军事问题,就不是我所知道的了。”问到祁奚,祁奚说:“公族中有不恭敬的事,公室中有不公正的事,朝廷里的事不正当,大夫们贪得无厌,这是我的罪过。如果作为国君的官而给您办私事,那么恐怕您表面上应承我,而内心却要憎恨我。”问到籍偃(时任司马),籍偃说:“我是为张老执掌刑法的,每天都听他的命令,如果是他的命令,那还有什么二话可说的?丢开张老的命令而擅自行动,那也就违反了您的命令。”问到叔鱼,叔鱼说:“等我替你杀了他。”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范氏宗亲网(范家人) ( 黑ICP备16002281号 )
邮箱:service_fan#126.com QQ群:① 42116087 ② 2451985 ③ 8913601 | 始创于西元2008年12月8日

GMT+8, 2019-9-19 07:48 , Processed in 0.05992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