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79|回复: 1

以潮汕侨批为例 试论侨批的跨国属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9 12: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侨批,是海外侨胞通过民间渠道及后来的金融邮政机构寄回国内、连带家书或简单附言的特殊汇款凭证,其基本特征为“银信合一”。
6 _6 ^& o. L+ h7 r3 O8 \
% y$ h* I/ B( I: D据专家考证,“批信”发生于明代,清代中期成型,清末国家邮政称为“侨批”。明代至清代中叶,侨批靠个体的水客携带,19世纪初叶,侨批收汇开始分工,便形成侨批局,并作为一个行业问世,至今已有150多年的历史。1946年,国际著名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在其总纂的《潮州志》中,特辟“侨批业”条目,并明确指出:“潮州经济已发展,以侨批力量为多,而有造于侨运之发扬,应摊华侨汇寄信款之侨批业。”2000年11月,国际著名汉学大师兼任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顾问的饶宗颐教授在研究中心举办的潮学讲座上,对侨批作了精辟的论述:“徽州特殊的是契据、契约等经济文件,而且保存很多”,“潮州可以和它媲美的是侨批,侨批等于徽州契约,价值相等。价值不是用钱来衡量的,而是从经济史来看的。”并将潮汕侨批誉为“海邦剩馥”。潮汕侨批是来自民间的原生态“草根”文献,具有记载的真实性、内容的丰富性和时空的系统性等鲜明特点,本文仅就它的跨国属性作初步探讨。
7 W: D$ C& N. ^3 q
) P' j1 K# Q2 Q$ h一、侨批在跨国环境中诞生
/ C+ g3 j9 V: n( }" m3 @8 C6 p: P0 l/ c0 ]: L: m
所谓属性,一般是指实体的本性,即属于实体本质方面的特性。事物属性的形成,与所处环境的关系非常密切,故有“桔生淮南为桔、生于淮北为枳”之说。
8 v4 g1 P' C( g- U2 `# z
9 n% Z- j  X. ~8 B  T1 \$ }潮汕侨批的问世,源于海外移民。潮人远涉重洋侨居海外,大约始于宋、元。明、清时代,由于沿海地区商品经济发展,对外贸易逐渐繁荣,民众出国侨居之风甚盛。潮汕地区背山面海,丘陵山地约占总面积的70%,而可供水稻和其它作物种植的耕地又不足土地总面积的25%。同时,潮汕地区早就是一个人口大州府,明代嘉靖、隆庆年间,潮州府人户数仅次于广州,在广东各府中各列第二;至清代嘉庆年间,潮州府总人口已增至140多万,每平方公里拥有的人口数,仍居广东各府第二位。人多地少的矛盾相当尖锐,土地不堪重负,即使“山之坡、路之房、江之洲、水之滩、田之沟、墓之隙”都被充分利用,并且精耕细作,仍“地狭人众,纵有大年,不足三月粮”,解决不了耕地有限、人口剧增的矛盾。台风、洪水、地震、虫害、干旱和瘟疫等自然灾害常有发生,加上江山易代、战火弥蔓,还有苛捐杂税,使百姓苦不堪言,只得离乡背井下南洋,到异地他乡谋求生路。康熙二十三年(1684)解除海禁、乾隆十二年(1747)又准许海商前往暹罗(今泰国)采购大米、木材,以解闽粤沿海缺粮之困,开始了移民南洋的新时期,澄海的樟林港,成为潮汕地区最大贸易港口和粤东(包括潮州)以至福建闽南民众出洋的移民港口。咸丰十年(1860)汕头开埠,直接促进海外移民浪潮的形成。据《观一揽胜》的一则资料统计,从清代乾隆四十七年(1782)至同治七年(1868),潮人出洋谋生者累计达150多万人。另据《汕头海关志》记载,清代同治三年(1864)至1911年,“潮汕地区约有294万人离乡别井,远涉重洋谋生。”由于海外移民不断增加,侨胞数量达到上千万人,与潮汕人口总数相当,即“本土一个潮汕,海外一个潮汕。”" L; u% t0 E5 T* P% g3 {# T$ }6 h
3 v7 H) |2 S, Z8 _
潮籍侨胞冒着生命危险抵达异邦时,上无片瓦遮挡,下无立锥之地,赤手空拳地开始谋生之旅。深受“仁爱孝悌”、“百善孝为先”等传统伦理道德薰陶的海外侨胞,具有强烈的“根”的意识,对长辈竭尽孝道,对妻子(丈夫)情有独钟,对儿女倍加关爱,对祖国(家乡)无比眷恋。他们牢记出洋之前家中亲人:“钱银知寄人知返,勿忘父母及妻房”的嘱咐,在海外遵守侨居国的律法,与当地民众和睦相处,为那里经济社会的发展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同时也求得自身的生存发展。此时,便迫切希望能够尽快地将自己的劳动所得托寄回家乡,恪尽赡养亲人的义务。在海内外金融邮政机构尚未建立或极不完善的情况下,侨批这种理想的托寄方式便在跨国环境中应运而生。侨批是海外侨胞通过民间渠道寄回国内、连同家书或简单附言的特殊汇款方式,从诞生之日起,便成为海外侨胞眷属的经济生命线。以中国著名侨乡之一的潮汕地区为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这个地区靠海外侨胞寄回批款为生的民众,约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五十左右,有些乡村则占当地总人口的百分之七十至八十;如以侨眷家庭为单位计算,平均每月所收到的批款,约占家庭总收入的百分之八十。当年每年汇入潮汕地区的批款约八、九千万银元,最高为上亿银元;有的年份,侨批局经营的批款,占侨汇总额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由此可见,海外侨胞寄回的批款,与家乡亲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如侨胞陈宏烈前往新加坡谋生后,他的4个儿子陈集(执)允、陈集亮、陈集祥、陈集轩也先后出洋,都不忘履行赡养家乡眷属的义务,接力般地寄回侨批,仅收藏到的就达566封,最早从新加坡寄出的时间为民国元年(1912),最晚是1958年,从没有间断过。从收藏的陈家侨批看,民国元年(1912)3月至民国8年(1919)5月这段时间,共有44封侨批,都是陈宏烈的长子陈集允寄出,开始的批款是大银4元,1913年是大银15元,直至1918年7月28日寄出的批款多达250元。1922年次子陈集亮出洋后,当年10月6日寄出批款15元,1925年10月19日寄出的批款是20元。1925年,三子集祥也出洋了,当年7月7日寄出批款为4元,1927年12月27日寄出批款为25元。1937年小儿陈集轩跟着出洋,当年寄出批款国币3元,1938年1月7日寄出的批款增至国币12元。由此可见,陈集允4兄弟不论谁寄,从年初到年终都有侨批给在家乡的母亲。在寄回的批款数额上看,兄弟之间并不计较,都尽力而为,大兄集允比较早到新加坡,经济情况可能相对好一些,因此所寄的批款比较多一点和稳定一点,每月都保持20元,有时是30元、40元,一直寄到1938年因年迈返回家乡。集亮开始有一个月寄2元,后因“有事业”,十二月一下就寄了30元,到1931年1月多达洋银70元,一直寄到1940年。此后,陈集轩在新加坡仍一如既往地寄回侨批,根据收藏的陈家侨批统计,1945年6月至1958年10月期间,他寄给家乡母亲、侄女和侄男的侨批共38封,1948年通货膨胀,5月30日寄出的批款为国币1500万元。陈家4兄弟在赡养眷属上,可谓“恪尽职守”。( b1 S) S( a$ H8 M) \
7 o% L& H  C8 [& u
二、批业在跨国渠道中运作2 s' E+ j% v% e

+ s. J, E0 z5 {( x' e0 I8 W侨批的问世,催生了一个新兴的行业——侨批业。正因为侨批是在跨国性的生态环境中问世,所以,侨批业的经营网络也呈明显的跨国性。  }1 w* T! {/ `( E$ y- x6 z
& q2 P( m' m9 @2 Y+ q) l
侨批问世之后,由于当时海外侨胞居住国的金融邮政机构尚未建立或极不完善,国内也没有类似的机构,因此,侨批最早是靠水客递送。
1 m0 T4 g0 D- H/ m5 d2 _% k' i3 _, c* V2 R' ?9 o- x
水客(客头)经常往来于国内外,是一种以收解批款为主的特殊职业。他们的主要业务包括:深入到海外的矿山、农场、种植园和侨胞的住所,收揽侨批和侨胞托寄的物品带回家乡潮汕地区,亲手将批款和批信交给相关的侨眷,或领着在海外出生的侨胞后裔回家乡寻根认祖、会见亲人,顺便为家乡的商店稍带货物;带着“新客”(即初出洋者)到海外寻父、与丈夫团聚或寻找亲友谋求生路,并为侨眷带回批给海外侨胞,跨国越洋提供双向服务。水客的运作流程大致如下:
) u- b! V2 o1 ~) }
" ]1 |" c1 ^4 V1 S水客在海外停留期间租个住所作为落脚点,曰“行馆”或“批馆”。他们一般凭个人的信用经营业务,也有请海外的商号担保,有的一年出海数次,有的一年出海仅一次,有的季节为期,凡是春节、端午节、中秋节前从海外返回家乡的叫“走大帮“,因为替侨眷捎回来的钱物比较多;其他的时间返回的叫“走小帮”。1870年,潮阳籍乡民李阿梅开始当水客,一年数次往返于泰国与潮汕之间,每次从泰国捎回的批款约有2000两白银,相当于其时2000担稻谷。19世纪至20世纪初,仅汕头的水客就有800人之多,并成立“南洋水客联合会”。在这段时间里,每年通过水客带回国内的批款近2000万元,占全国汇款总额的5.2%。侨批业先行者——水客的历史作用由此可见一斑。
6 {+ K' C0 U9 H' @% A" J
0 G3 X/ R2 B5 e- \随着潮汕地区出洋人数激增,水客承接递送侨批的传统做法已经不能适应新的需求,此外,由于水客行踪不定、人品不一,侨胞感到不便,其中的较有积蓄者或经常托大宗批款的侨户,便改为派出专人携带,同时也将亲友集中托寄的大额批款带回家乡。这些专做侨批递送的户头,便是侨批局的雏形。所谓侨批局,就是一种民间自发兴起、专门办理侨批业务的民营特殊金融机构又称银信局、批信局等。
. w6 }" `8 D& r3 {4 d3 U
/ c9 \* ]" B2 H/ _潮人创办的潮帮侨批局,大约于清代道光年间,之后在海内外陆续创立,至19世纪30年代后发展较快,成为侨批业的主力军。潮帮侨批局的形成,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有的是由水客(客头)直接递变而成,如祖籍澄海东湖的黄继英,清嘉庆二十年(1815)赴新加坡谋生后,创办了致成染坊,许多澄籍乡亲纷纷投向他的门下,他们要把自己的辛苦钱托寄回家乡很困难、黄继英便自派水客为乡亲们服务,并在家乡建起行馆,接待往来的水客。后来,由于托寄侨批回家乡的乡亲越来越多,黄继英从古代的邮驿得到启发,便于清道光十五年(1835)正式挂出“致成信局”招牌,专营侨批业务,成为目前已知最早创办的潮帮侨批局。原是水客的李阿梅,跟水客马阿隆、马秋盛等合伙,于光绪元年(1875)在泰国京都创办“永和丰批馆”,每月递送回潮汕的侨批4次,每次的批款高达5000至6000两白银。
# r8 x0 q1 D% e* Q$ |8 D0 w* N) P5 B5 j1 k, I5 p+ t8 l
有的侨批局是精明的潮商抓住商机创办起来的,如澄籍的曾仰梅,咸丰十年(1860)漂泊到泰国谋生,后来与乡亲合伙,在曼谷开起京果店。随着大批潮人进入泰国,他与乡亲抓住时机,在曼谷三聘街创办了振盛兴批局,并在汕头暹兴利银庄内设立了分号,每周从曼谷发批一次,每次平均发批300多封,批款额最高达3万多银元。已故的全国侨联副主席、香港知名人士庄世平的祖父庄书良,原经营着家庭企业集团——“协裕”,后来也变为主营侨批业务,他的7个儿子中,就有4个分别主持设在家乡普宁和泰国、马来西亚槟榔屿等地批馆业务。: U  U8 _+ J' P4 h
2 |7 p1 _* R7 B, q: |
有的侨批局是从原民信局兼营或改营的。早在明代永乐年间,民间通信机构相当发达,称为民信局。至清代道光、咸丰、同治年间,潮汕地区一些民信局开始兼营或改营侨批业务,如钱昌仁、全泰洽、茂昌号等。1928年,全国交通会议决定取消民信局,旅居海外的华侨团体据理力争,阐明侨批业便利海外侨胞、服务国内侨眷,并非单纯代客送信,最后当局决定从民信局中分出批信局(即侨批局),前者只经营信件业务,后来专营国外寄来的侨批,只准递送南洋等地的批局寄来的侨批和收寄侨眷寄往南洋的回批,不得收寄其它普通信件,并须向当地邮政局领取从《批信局执照》才能继续营业。据饶宗颐教授总纂的《潮州志•实业志六•商业》统计,民国三十五年(1946)海内外潮帮侨批局共582家,其中在潮汕地区的131家,在南洋诸国的451家(附统计表)。
8 A# c1 i4 w3 j. M; Z" l6 e
! m6 F9 M' J5 g. ^0 u8 k0 r这些统计数字表明,哪里有海外侨胞,那里就有侨批局;哪里的海外侨胞多,那里的侨批局也就多。如泰国,是南洋诸国中潮籍侨胞最多,最高纪录达600万人,设在首都曼谷的潮帮侨批局多达117家,占当时南洋诸国潮帮侨批局总数的26%左右。海内外侨批局跟水客一样,也是是双向运作的,其运作流程大致如下:$ H, @' b3 |" i! \: @

( F! g  V. q! y- P; [ * M& `4 x) K5 n% x: `1 l8 ~, n
2 l- {0 x0 ~% p3 x$ i0 f! R
海外侨胞■海外批局■家乡邮政局■甲种批局(与海外批局有业务关系)■乙种批局(专门投递侨批)■侨批派送员(俗称批脚)■侨眷回批
+ I% {! G% B/ ^/ S1 B4 X0 R9 M) Z
4 E$ n, a/ N: @- s) V这样,侨批业经营网络的跨国性便一目了然。
1 {7 n  Q9 y4 O& a0 O2 L+ k! @) T0 ~) y  Q% V) C9 g
$ R6 r- o8 B$ O" I
转自潮人在线:http://www.chaoren.com/culture/history/history/2013-11-06/86183.html
欢迎访问范氏宗亲网!请牢记我们的主网址:【www.fanwuzi.com】,备用网址:【www.fanjiaren.org】。
 楼主| 发表于 2016-6-19 12: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信息在跨国网络中沟通
$ p1 B  [6 F$ z; {" H% l, }# s7 q' B/ P, v" M9 J2 _! w* ?9 }
大量的侨批表明,在邮政金融机构尚未建立或极不完善的情况,身处异国他乡的海外侨胞与故里亲人之间的信息,也是靠跨国网络进行沟通。海外侨胞寄往家乡的侨批和家乡亲人寄往海外的回批,可谓是跨国越洋的“两地书”。# }7 n1 u" q8 X4 h

0 J1 K0 Q" a4 }  M海外侨胞通过跨国信息网络,首先倾诉自己在海外谋生的境况,如越南侨胞陈克绍在寄给双亲大人的批信中就这样写道:“现刻越中行情冷淡,生意取利甚难,但每月家批本欲多寄,并无厚利可得”,暹罗(泰国)侨胞洪镜湖在寄给胞姐、姐夫的批信中,也诉说了自己在外生活的艰辛:“自去年以来,因家中用银太多,而每月所得有限,致身边全无余积。数月来因中日战争影响,暹中商业十分冷落,虽欲设法与人调借,而年关在即亦难到手。”新加坡侨胞陈应传的诉说,更是使人心酸落泪,他在外“奔波十余载,尚赤手空拳,未得酹愿”,本应多寄批款回家乡让母亲购买新谷,无奈力与心违,便寄给母亲的批信中写道:“我传不知家中之痛苦、奈命生如此,惟有昂首问天叹息而已。”尽管许多侨胞在海外求生不易,他依然反复地向家乡亲承诺:“候有厚利自当奉上”,体现了中华民族“百善孝为先”,对家庭高度负责的传统伦理道德。7 }5 P1 A  k& v* M+ R$ Y

/ Q9 U8 g6 r) _同时,众多侨胞通过跨国的信息网络,充分表达了对家乡亲人的思念之情。泰国侨胞李广基在寄给妹妹的批信中写道:“近来在于十月廿三晚,一度梦见我母,立而面无喜色,使我醒来,日无宁心,然我所梦之夜,即先母忌辰之前一日也!”看了令人嘘唏不己。泰国侨胞杨两富尽管身处异邦多年,对母亲的感情依旧,有一次,他给母亲寄了180元港币的批款,并在批信中写道:“儿自暹来忽四十一载,时时思大人年迈,候有利自当回塘,儿子女儿已大了,望大人免远念为要”,最后又请母亲“千万勿念”。泰国侨胞杨再坤在写给祖母的一封批信中则写道“再能表哥每月有家信到家否?外祖母近况如何?思可表哥有无回唐?美貌表姐家境如何?岂有产育?”对家乡亲人思念之迫切,不言而喻。潮汕地区出洋谋生的侨胞绝大多数是男子汉,他们为了养家糊口才远走他乡,与妻子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只能透过侨批互诉衷肠,泰国侨胞郑钦桂出洋之后,妻子希望携儿前往团聚,这本是他求之不得的,但力不从心,便在寄给妻子的批信写道,当年出洋,“原为家庭所致,再有来暹,亦非快乐喜居”,妻儿不能来的原因就是“舟费太多”,支付不起,且“暹行情劳苦”,夫妻欲聚不能,其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泰国侨胞陈汉澄寄回家乡的侨批,也蕴含着对妻子的一片深情:“自别之后,无时或释,想愚今日远离乡井,亦为环境所迫,虽人在外,终朝都是为挂于家庭。想妻你将欲生产,家无亲爱偃互,为夫实在难过!”接着,他便提出相应的弥补办法:“愚夫意欲请你妈亲暂来仙市(注:陈的故里)与你同住数月,候你生产到月,各事完毕之后或欲再往南洋可也。至若吾身可能多寄,最好请他在家乡住较好,可使为夫在外免挂。”目前,极少见到的便是出洋的妻子写给家乡丈夫的侨批,在已发现的新加坡女侨胞徐桂英寄给丈夫的在批信中,就这样写道:“夫君镜鉴,久未修书,怀念殊深,遥想起居纳福、玉体康健为慰。慈启者,妾自与君分别来叻(注:即新加坡)之后,家诸各全赖吾夫鼎力维持及儿女辈尽为之培养,则妻之幸也!”并对她出洋之举,再次“望夫海涵”,夫妻之间的深厚感情,并没有因为分居两地而有所削弱,实在难能可贵。对儿女辈的教育,也成为海外侨胞与家乡亲人进行信息交流的重要话题,新加坡侨胞蔡湧泉在给家乡的母亲的侨批中,祈请她老人家教育他儿子蔡金钱,“切令他进入商店做工,以免闲游放荡”,同时,他又直接给儿子寄去批信,要求他“家中一切务要遵从祖母之命”,“以代我等在外尽了一份人子之责,籍慰夫人之心”,并希望儿子“切要谨慎从事,不可在外放荡,以免养成不良习惯。”新加坡侨胞陈应传在海外执教多年,儿子则在家乡,他就通过侨批进行“远程教育”,在1952年9月给儿子的一封批信中就这样写道:“你要知道‘学无止境’,越学习越有进步”,“希望你从今以后要迎头赶上,勿落人之后”。泰国侨胞陈松锦得悉自己的儿子在家乡出生后,欣喜异常,连夜在灯下疾书,为小儿拟了“济南、济民、俊臣、俊仁、潮民、友民、礼民、华民、壮强、业农、学农、乐农”等10多名字,请家中亲人择一个合意的正式命名,舐犊之情跃然于纸上。从张美生收藏的潮安县鲲江乡和礼阳乡的500多封侨批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都是海外侨胞通过批信倾诉自己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和眷恋,其中,寄给父母的达366封,弟弟寄给兄嫂的有49封,还有丈夫寄给妻子,哥哥寄给妹妹,媳妇寄给婆婆,母亲寄给儿子,哥哥寄给弟弟,侄儿寄给伯母,女婿寄给岳父等等。远隔重洋的海外侨胞和家乡亲人,就是靠海外寄来的侨批和由家乡寄去的回批进行双向的感情沟通。
* _7 K- V! {1 |) ^+ F5 k. u- L9 B% H% V$ Z/ Q5 ^
一代伟人周恩来曾说过:“一个热爱祖国的人,没有不爱自己的家乡的”,广大海外侨胞正是如此,无不梦魂常绕家乡,这种感情也跨国的信息网络尽情流露。泰国侨胞陈何桐,在寄给家乡他胞弟陈林桐的侨批中赋诗一首,诗曰:“载笺握管愁难开、雁阵鸳翼各东西。谁怜海外飘零客,未卜何时解愁眉”,就充分表达了他对家乡、亲人的游子情怀。印度尼西亚侨胞李芝敏,得知家乡南光戏院“时常有潮州戏来表演,计有‘源正班’、‘赛金班’、‘怡来班’、‘老正顺班’、‘三正顺班’、‘玉梨班’等”勾起了他对家乡的眷恋之情,但自己却远在“千岛之国”,心情十分惆怅,因而在寄给他母亲的侨批中写道:“有这名班潮州戏,切思儿身居于‘印尼’不能前往参观,只有夜间在做梦也!!!”在这之前,他已决意要回家乡娶杜爱群女士为妻,把“根”留在家乡,并寄给他母亲的侨批中明确表示:“对此亲事今决定合意,儿于是月十六日由有方批局寄上金圆券叁万元,到祈查收此款,以供买金戒指,何日决定,望母亲赐音示知”,并请“母亲可将此事告知爱群及她之父亲。”家乡侨眷寄给海外亲人的回批,主要是告知侨批和批款已收讫,请放心;家中一切均好,免挂上;已遵嘱安排好祭祖事谊和去世长辈的丧事;家族妯娌等方面矛盾已做妥善处理;日本侵略、家乡沦陷的惨状;蒋介石发动内战殃及百姓,通货膨胀、民不聊生的状况等等。这些信息也是通过跨国的网络反馈给海外侨胞。; L" \& Z, w% H) Z; i
/ ^7 s9 Z% X* k* E9 E  t
在海外侨胞通过跨国网络传递回家乡的信息中,还充分表达了远在异邦的他们对祖国、家乡眷恋之情。众多侨胞虽远隔重洋,都时刻关注着祖国的前途命运和家乡的兴旺繁荣。新加坡侨胞陈应昌,经过刻苦奋斗,已事业有成、仍不免受冷遇,因此,总是渴望着祖国强大,1972年7月24日,获悉祖国成功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时,便立即与妻子一起、联袂给他母亲和岳母亲寄去侨批,批信中写道:“近我政府发射人造卫星誉美全球,海外侨民普天同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1972年21日至28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来华访问,并发表了中美联合公报,陈应昌夫妇得知后,又一起给家乡的亲人寄去侨批:“我国外交胜利,中外感钦,声誉日隆,侨情洋溢”,充满着对祖国强盛的自豪感。当日寇的铁蹄践踏祖国的领土时,广大侨胞同仇敌慨,通过侨批,以铁的事实控诉日寇的滔天罪行,印尼侨胞吴道善在寄给家乡亲人的侨批中写道印尼坤甸“倭鬼手段毒辣,每欲拿华人,都逢节日多次进行,此二三年,华人被处死的有二千余人”,“倭奴实是采取灭种毒手,当时连接被拿的人,众人家属推测,俺等是国人一份子,受拿拘禁,虞战事和平,满望释放。讵料倭鬼八月十五屈膝投降,九月二日联军代表抵坤,宣布倭子投降,指出地点集中,改(解)除武装,而华人家属向联军要求释放华人,拘禁四处,无一人存在,鸣哗!哀哉!倭奴太无人道。”据后来了解,日寇将抓去的华人用机枪集体诛杀!从海外侨胞寄回家乡的侨批中,还传递了这样的重要信息,即他们那种“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伟大民族精神。许多侨胞书写批信所用的信笺,有的是印着“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和“爱国笺”字样,有的是印着“救国英雄”字样和十九路军蔡廷锴将军头像。泰国的青年侨领苏君谦和挚友郭子纲、黄奕3人,在国难当头联袂捐出200元国币,采用“口批”(即由寄批人口头说定)特殊方式,通过增顺侨批局送达家乡的挚友詹欧波,再由他转寄国民革命军等十八集团军(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1938年9月21日,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代表周恩来、叶剑英和驻粤办事处代表潘汉年、廖承志联名,专门给苏君谦等3人复函,对他们的爱国热忱“殊堪钦佩”。德国著名的哲学家黑格尔曾如是说:“中国纯粹建筑在这一种道德的结合上,国家的特殊便是客观的‘家庭孝敬’。中国人把自己看做是属于他们家庭的,而同时又是国家的儿女”,通过跨国网络进行双向沟通的信息,正生动地体现了这一点。由此可见,海外侨胞通过侨批这一跨国网络进行信息的双向交流,对于密切海外侨胞与祖国、家乡亲人的血肉关系,增强双方的文化认同发挥了重要的历史作用。
$ N0 d+ f! J" g4 Y! d: O% h% U
3 i! o% X0 c* B! j   P2 j9 X4 l0 ]3 Y
  \: Q( l5 j" T- s; R/ S) A. t
四、初步结论 相当明显& \* s  G+ G- c% f
7 J/ H4 j& F" y* X3 B. e2 u( b
综上所述,潮汕侨批的跨国属性已作为一种精神创造,它的文献价值已超越了国界,诚如马克思在19世纪预言的那样:“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物质生产如此,精神生产也是如此”。饶宗颐教授在2007年指出:“来自民间的侨批记载翔实,内容丰富,从中可以看到祖国与侨胞居住国的国情,侨胞故乡的乡情、侨胞家庭的家情和侨胞与他们眷属的亲情,是研究社会史、金融史、邮政史以至海外移民史、海外交通史、国际关系史的宝贵历史资料,与典籍文献互相印证,补充典籍文献记载之不足,可谓是继徽州契约文书之后,在历史文化上的又一重大发现。”这些年来,已有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法国、日本、加拿大和香港、澳门、台湾等国家、地区的专家学者前来研究中心参观侨批文物馆,提取有关侨批材料,交流侨批研究心得,参加由研究中心主办的侨批文化研讨会。为此,潮汕侨批与客家侨批、五邑银信、闽南侨批等在2010年2月入选“国家档案文献遗产名录”之后,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等有关单位,在广东省档案局(馆)的指导下,正继续努力,进一步申报为“世界记忆遗产”。( s  s' t( X: E- A0 P! o" X

5 W8 C& p/ y8 J6 F
: j6 ~: Q" b4 f3 U$ F) S  ?' f3 ]: T( b, a+ Y5 m' a
主要参考书目:
1 U+ X7 Y5 s2 J. Z6 {
2 G6 C- P- P1 p# {4 v$ C% ^) C- O1. 饶宗颐总纂《潮州志•实业志•商业》。
0 l: a4 U7 l$ @
& ^, U* u/ Z, i& _2. 《潮汕侨批萃编》一、二、三辑,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编。
1 H9 ~$ I, h* F% B8 M# l) F! d# A& N% }
3. 《潮汕侨批档案选编》(一)上册,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侨批文物馆编。
: {8 X9 W$ U$ @2 j  h8 b& v2 b4 T9 `# `$ r! s* B' V
(作者简介:王炜中,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广东汕头,515041 )5 @7 W6 J! ]/ ]; I. P
转自潮人在线:http://www.chaoren.com/culture/history/history/2013-11-06/86183.html
欢迎访问范氏宗亲网!请牢记我们的主网址:【www.fanwuzi.com】,备用网址:【www.fanjiaren.or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停止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范氏宗亲网(范家人) ( 黑ICP备16002281号 )
邮箱:service_fan#126.com QQ群:① 42116087 ② 2451985 ③ 8913601 | 始创于西元2008年12月8日

GMT+8, 2019-7-21 18:47 , Processed in 0.09166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