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23|回复: 0

望海楼:江淮第一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9 09: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泰州日报 俞道仁 http://www.tznews.cn/2013/rwtz/w ... 16-04-11240974.html+ Q  ~7 o3 k, n6 [2 x5 Y

+ v. U/ f0 g) D) R    “文采风流凤城河,绕郭环城景物多。望海楼台称第一,凭栏放眼俯清波。”这是我国著名古建筑学家、文物保护专家罗哲文专门为泰州写下的一首《望海楼七绝》。! y; b# q4 n1 E3 S. t' O
    始建于南宋绍定二年(1229)的泰州望海楼,历经五建四毁,也曾有过海阳楼、靖海楼、鸣凤楼之名。千百年来,在这片宛如天堂般明净碧绿的凤城河畔,有着“江淮第一楼”之称的望海楼,不仅承载演绎了这方水土的历史人文,也产生了无数脍炙人口的绝句华章。
: A, N( m) n; M: q, ]5 _    把泰州望海楼定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楼”,是在2012年,但望海楼作为泰州名胜的影响,早已名闻遐迩。
2 i. s: F; g8 M  {* t    明末清初邑人宫伟鏐(1611-1680),说望海楼为“一州形胜不待言矣”。清代邑人夏荃(1793-1842)则说望海楼为泰州“文运命脉”。) k8 T: o5 R- U8 @, Y8 M2 G
    2007年,泰州望海楼重新落成,楼台阶两侧各立石碑一块,东碑刻明代邑人徐嵩所撰《重修望海楼记》,西碑刻夏荃所作《望海楼》文。这两块碑刻,印证了望海楼自宋代兴建以来,曾几经毁坏、拆除,又修复、重建的沧桑历程。8 H3 v% O6 A6 z+ q
一州形胜 文运命脉
  O$ @; e, G6 @- E2 l5 V) }    宫伟鏐在其《春雨草堂别集?望海楼》中写道:“旧志东门城望海楼,绍定二年以贡院青龙建……宋名海阳楼。”宫伟鏐根据旧志载录,说望海楼始创于宋绍定二年(也就是公元1229年),最初的名字叫海阳楼,这是现见最早对泰州望海楼建成的确切记载。
) S9 l) [6 B4 x# h3 x- g6 c    在宫伟鏐之前,明代邑人徐嵩撰有《重修望海楼记》,但没有明确交待望海楼的建成年代,仅说“据当时题咏,创自盛宋之初”。徐嵩为徐蕃(1463-1530)之子,生卒年不详,约明嘉靖年间(1522-1566)在世。
) d* o+ `% B' s; W    明嘉靖二十八年(1549),时为保定知府的徐嵩,应乡人之邀撰写了《重修望海楼记》。徐嵩在这“记”中说望海楼:“斯楼兴废岁代,郡乘略而无考……废于有元兵火之后,由今溯昔,三世余。四百年《黍离》《麦秀》之感,中岂无人?”由此引得夏荃说道:“中丞(徐嵩)似未考旧志,其说与太史(宫伟鏐)异。使果建自宋初,当云六百年,不当云四百年矣。”$ v7 n' m, Z; d3 H8 C. ^0 v; v
    徐嵩所记虽小有瑕疵,却不失历史文献难得的可贵。“望海楼在郡城东南隅,其西则佛刹与楼并峙,黉序巍乎在中,相去皆百余步。堪舆家谓,龙盘虎踞,系科第盛衰。宋熙宁、庆历间,人文极盛……至国朝,斯楼惟存遗址,而人才视昔亦衰,则形胜制克之说似为有征。”
+ q9 Y  o  y! i- q# p- ?    徐嵩点明望海楼地址所在,楼西边是佛刹南山寺,中间有学宫巍然屹立,继而又以“风水先生”的口吻说来,这些建筑就像虎踞龙盘,关系到科举盛衰呵。
& P) P; P$ \- k6 b    然而,令徐嵩感慨的是,望海楼却荒废仅存遗址,人才的涌现也确实不如从前了。/ |! x* I! G+ |$ V
    重修望海楼由此成为必然。徐嵩说,嘉靖二十八年,“鲍公龙以进士自南刑移守,庙谒日,廉得其由,慨然欲以身任,未遑也。而竟成其志。起数百年巨废,一旦尽还旧观,人情大慰。夫王政散在天下,分属于郡县,其关系学校人才者,守令皆视为先。”
) X# V: `; @* X" i4 l* R. u* s    夏荃对州守鲍龙重建望海楼,认为“厥功伟哉”。徐嵩作为鲍龙同时之人,对鲍龙重修望海楼史实所记则更为具体:“公始兴役,请命于诸司而必求其可,取费于好义而不震以威,借役于群力而不敛乎怨。画方面离以定其位,度材任能以考其成,较然若运诸掌,非经纶裁断,孰能与于斯?楼成,计其断鳌为柱凡四十有四,基而上高三十六尺,横从广六十步,可以建旌旄,可以横讲席;重檐邃阿,可以蔽亏日月而隔离风雨。楼之前,东西筑室各数十楹,车马仆从之所经也。楼之西别建一坊,颜曰‘拱文’,龙光奎秀之所射也。坊外有沟,跨桥通路,以通于学舍,曰‘回澜’。凡此皆所以羽翼斯楼,一出于公之精思。兹土何幸,而人文能发挥之。疑不若是烈也,从其利达于风水,纵吟赏以登眺,而于前数者,邈然一无取裁,岂公之所以望于后学,又岂后学之所以自望者哉?”* g; y/ W2 F- \. v* x% C
    鲍龙重修望海楼,首先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认可,所需费用则来自急公好义者的捐赠,劳力则来自没有怨言的群众的力量。' s& u6 f3 }3 B5 H9 E
    对此前时段的望海楼情况,夏荃有一概括记述:“楼在宋、元时,兴废无可考,至明惟存遗址。计自明初至嘉靖己酉,得百八十一年,鲍公特起而新之,厥功伟哉。”+ @8 G6 C" h0 n
    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望海楼又毁,又仅存了遗址。对此,宫伟鏐在《望海楼》文中有细节记载:“癸卯(1603)、甲辰(1604)间,楼圮,见存积楼资料皆楠木,大小以数百计。后邵州移为署内建亭制具用,邪许之声达于察院。张抚犹下令命修复如初,乃有为邵解说者,寝其事,至今楼未成楼。”# ?6 r1 v- n/ I0 S& i$ J
    夏荃引用宫伟鏐的这一说法,在自己的《望海楼》文中说:“相传,凌海楼(引者注:凌儒)中丞家居时,每值宾兴必张华筵,延科士公宴楼上,升歌奏乐,以荣其行。真前辈风流、艺林佳话也。自己酉至万历癸卯、甲辰间,楼圮,距重建时仅五十六年耳。楼料皆楠木,后为邵州守移入署内建亭制具,邪许之声达于察院,张抚军下令,命修复。有为邵解说者,寝其事(说见紫元太史《微尚录存》。邵州守,州志秩官失载),终明之世,楼遂废。”8 a( O0 y% r, O; n) _9 s! q! o$ @: ~
    这之后,古代关于泰州望海楼的文章,眼下仅见夏荃的独家详尽笔记。( I2 U( y. C$ m7 u6 l" f3 P3 y4 B
    清康熙年间,知州施世纶(1659-1722)再次组织重建望海楼。夏荃写道:“国朝康熙二十□年,州牧施浔江先生(世纶),与绅士议重建,卒举其事,更名靖海。建幢之日,雷雨大作,有白鹤来翔之异。一时黄仙裳(云)、黄交三(泰来)、杨古存(瑚琏)、程孚夏(瑞禴)诸公皆赋诗,篇什甚盛。惟孝威先生三律,声调极高雅,与题称,俯视众山皆培塿矣。”
4 q* b) r$ E1 N    夏荃在文中有所可疑,即“州志《总镇董公大用传》”中称“大用修建学宫,以海阳楼为学宫文运所系,因独力创复如初”等,“考董公重建,在康熙十一二年,距施公任仅十数年,不识施公又何以重建?”说宫伟鏐撰董公哀辞,“只叙其赈荒一节,修学、创楼都未之及”,这是什么原因呢?- F( e8 E. q$ }; L4 I: h
    夏荃没有给出答案,但在笔记中,他还是认可了州志所载:“国朝康熙初,董公复建,未几施公再建”。“自施公建后百数十年,至嘉庆初,楼欲圮。州牧杨公(玺)撤而新之,峨固其基,加高一丈三尺。凡木石之费,半出自锾金,更名‘鸣凤楼’,取‘朝阳鸣凤’之义,即今巍然独峙者是也。”宫伟鏐的《论形胜盛衰关系秩官人物》,“一则曰‘最关系者为望海楼’,又曰‘望海楼一郡大观,不壮不丽不足称形胜’。盖斯楼为吾邑文运命脉,太史不啻三致意焉。后之官斯产斯者,慎毋忽诸。”
. `: f( D6 F4 X& x7 V1 m2 ~    最后夏荃总结云:“施公再建,取楼料截长补短,高二丈四尺而止,视徐“记”,楼制杀三之一。然其时距嘉靖己酉,已百四十年,欲复旧观,不綦难哉。及嘉庆间,杨牧重修,力复旧规,仍高三丈六尺(引者注:约合今11.5米),然东西楹之久经倾废者,其势亦不能再兴……盖距施公重建时,又百余年矣。楼成,邑绅士撰文纪事,将砻石以颂(徐礼华、仲云磵、李南阿三先生各撰《重建鸣凤楼记》)。”
# |0 W7 `& l( n7 j    清光绪《续修泰州志?舆图》中,有靖海楼(望海楼)示意图。民国二年(1913),《泰州城厢图》中亦绘有靖海楼(望海楼)简明示意图。) ?- K# P% a+ h- s2 b
    民国二十六年(1937)抗日战争爆发,大敌当前,为防不测,国民政府遂通令拆除沿海州县城墙,到民国二十七年(1938)七月,泰州的城墙拆除,城墙边的望海楼被同时拆毁。
" N/ v4 a) r, {, ]! ]    古郡风范      盛世气韵4 T0 P7 p/ y! d6 I& n. H/ g" p) |- T
    从古至今,泰州与大海都有着不解之缘。远古时代,泰州是一片大海,随着海岸线的推移,泰州渐渐成了陆地,先后有了与海有关的地名——海阳、海陵。
7 N- H5 a4 L4 M% f, A    虽说望海楼拔地而起的时候,人们登楼已经看不到海,但海的广博胸襟,依然长驻人们心中,这就是绵延不尽的泰州人的大海情结——心系大海看泰州,让海的胸襟成为泰州的胸怀。
0 @5 z5 P) C6 r8 O    重建望海楼,重塑泰州地标,在如今这昌明盛世成为现实。2006年,在望海楼旧址重建望海楼;2007年,巍然壮观、古朴典雅的泰州望海楼重新落成。
: L( t: |: l0 g% D    新望海楼延聘东南大学古建筑专家杜顺宝设计,完全取宋代建筑法式营造。重檐歇山顶,盖黑褐色琉璃瓦,外观以典型的宋式红、黄、白彩绘,尽显古朴与典雅。古建筑学家罗哲文考察新望海楼后,认为新望海楼堪为仿古建筑的精品。
$ U- ?! ^  r/ R" g    如今的望海楼,楼高31米,外观三层,加上底层,共分为四层,建筑面积2126.5平方米。悬挂于二楼正中的主匾额“望海楼”,为书法家沈鹏题书,四楼匾额“江淮第一楼”,由楚辞研究专家文怀沙题写,四楼北侧匾额“领江淮雄风”,出自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泰州首任县委书记彭冲手笔。
, u1 r/ }# E  O    二楼序厅的大型镏金漆器《重修望海楼记》,为范仲淹后裔、《人民日报》原总编辑范敬宜所撰:“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 ~  p/ ^4 U( T0 Y; G0 O
    满怀敬畏之情的“新记”,情到深处,已非个人一己的抒怀:“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1 }6 n% Z3 o2 p! c
    “新记”后面的大幅壁画《海天旭日》,高4.35米,宽10.02米,为泰州画家吴骏圣历时一个月完成的精品,古望海楼前大海的波澜壮阔情景再现。- ^, o$ l* B1 w1 |2 S  J3 w
    四楼大厅里的巨幅金箔牡丹图《前程似锦》,由书法家陈仲明题签。四楼的四边为观景台,凭栏远眺,“新记”之声言犹在耳:“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 @( C4 J' \* D! `* O0 _2 b
    2012年11月,在长沙召开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楼第九届年会上,泰州望海楼正式获批加入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成为岳阳楼、黄鹤楼、滕王阁等中国历史文化名楼行列中的第12位成员。
; _/ u+ L( T" ?1 G' d1 T$ E; Z% i# O" M$ E! E1 {) |. p4 E

/ \3 F) |' R; W# k0 O% t7 M
  d8 `% {$ b( D望海楼诗钞
8 f! a* s! e( [& z& U) X- k1 B: S1 U' w8 D
题望海楼: A( w& ^$ i' z/ u. U
    [明]凌儒(1518-1598)
& x% e  F7 T" M    百尺楼高睥睨前,吴陵形胜似当年。东溟下见沧波尽,北斗遥瞻紫极悬。江上圌山青不断,门前邗水碧相连。拱天地接云霄近,应有神龙奋九天。
- I( F2 t- D  F5 g! X9 W    海色苍茫见十洲,乾坤此地一登楼。邗沟水落清流合,天目蓬莱紫气浮。寺又何妨龙虎会,台高应得凤凰游。凭阑不独觇形胜,溶漾澄江好狎鸥。
) ]; H# D$ `& ]4 K. s5 u    飞楼缥缈广陵东,海色苍茫一望中。左翼胶庠麟薮满,西肩泰岳凤城雄。清淮水绕天连碧,仙岛云来日射红。独取微名从所好,凭虚时自舞霜虹。
4 g7 X9 |  ?: Q7 J, O8 C    巍然崇构傍层台,雄镇东南王气开。泰岳一峰当槛落,河流千里抱城来。倚天寒色看欧剑,盘地高标识楚材。最是登临宜作赋,操觚终是马卿才。) \3 {/ g) S- [- j0 }+ v# }- |
    登望海楼' W/ h- ^8 U9 t
    [明]徐爌(1563年任两淮巡盐御史)' X' h% h# x8 }
    蜃气微茫曙色开,海门东下是蓬莱。飞楼绝壁青霄起,危堞连甍紫气回。万顷春潭龙正卧,五云朝日凤还来。凭高落笔摇山岳,谁似相如作赋才。* a" {: W  @& s' i* |( j) h9 g
    又登望海楼
3 j2 W  b% y/ ]  x    [明]郑梦赉(1580年任泰州知州)7 ]3 A5 Z5 {$ }
    蜃楼缥缈倚天开,仙客凌空驾鹤来。气夺湖光吞五岭,剑横秋影薄三台。之罘翔雁随旌旆,树窟芳香入酒杯。海内交游真不偶,登临况是孟嘉才。
5 {; w! O5 x- T    登望海楼次徐岩泉韵: [- O9 w/ n" }# D! b: o3 y
    [明]刘万春(1616年进士)/ c7 k4 J) _. n
    落日凭栏望眼开,苍茫气色接蓬莱。千家井灶孤城合,万里帆樯一水回。不见秦鞭驱石去,空闻汉弩射波来。即今过客知多少,可有玄虚掞藻才。
/ r1 \9 R) I8 s3 x    海陵重建望海楼1 v  ~+ L( u. y+ I1 t- x" ?  i! F
    [清]邓孝威(1617-1689)
6 K) ]1 }, ?: z& D" M0 ~% q5 W    海郡东偏郁大观,画檐朱栱碧云端。正宜番舶渔樯入,不尽蛮风岛雨寒。谁使沙洲纷战斗,遂教楼观倏凋残。行人驱马城头过,愁向双柯数箭瘢。0 k3 e5 Q, `! K6 f, u( f
    此地非同歌舞场,文星竟夜烛天阊。应增楼阁符形胜,忍见荆榛老夕阳。筑舍数年群议费,建楼一夕万夫忙。会看百尺岧峣起,海赋新城压大荒。
, d) E( u" X& l( w; I/ `( N    皂盖朱轓江上来,苍茫风景接蓬莱。可馀博望乘槎去,昨报戈船下濑回。全盛舆图凭涨海,太平郡国有楼台。休言土木非天意,畚锸旋轰地底雷。
2 w. g& w7 X" V4 ?4 [# A& K% ~    城楼眺海: [/ O# P! a: \
    [清]乔松年(1815-1875)
5 a% J2 X! @  B4 D6 E2 A5 K    茫茫野色收千里,浩浩秋声共一音。东海扬尘真旦暮,南楼啸月此登临。便生驭气排空想,更起伤今望古心。欲借飙轮寻碣石,云帆待挂又沉吟。来自群组: 范儿局
欢迎访问范氏宗亲网!请牢记我们的主网址:【www.fanwuzi.com】,备用网址:【www.fanjiaren.or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停止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范氏宗亲网 ( 黑ICP备16002281号 )

GMT+8, 2019-12-14 16:29 , Processed in 0.106790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